正教教義神學(一○)

一○、論靈修奮鬥

  一、一切事物都在不斷改變;沒有任何事物是保持不變的。我們或是在善內,或是在惡內,使自己達致成全。

  二、我們必須學會如何過天上的生活。這並不容易,因為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過著抵制和反對的生活。例如,一個有家庭的人,他有家,有家人,他知道如何做好自己的工作,但他這樣做卻相反自己的意願。內在的阻力就是這樣不斷增加的。如果我們不學會擺脫這種內在的阻力,我們就無法進入天國,居於眾天使與諸聖中間。因為我們已經養成了一直反對這事或那事的習慣,因為總是存在著相反我們意願的事情。我們沒有學會服從天主的旨意,但卻總是想要使我們的意願得到實現。好吧,那樣的話,我們在天堂裡就沒有地方了。
  因此,讓我們凡事都感謝天主吧。祂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將我們置於我們發現自己所處的位置上,當我們學會了謙卑時,我們就會從中得到最大的收獲。
  我們應該一直記得,我們在此今生所做的任何工作都是為了祂。是祂將它賜給了我們,無論是否我們相信,無論我們是否虔誠,我們都必須履行天主的計劃。

  三、邪神總是想要干涉我們為我們的得救所做的一切。唉,我們這些不冷不熱的人常常對自己說:「等等,我還沒有這樣做,我還沒有嘗試過……稍後,我會悔改的。在我做完了所有這些事情之後,我會悔改的,天主,我會行走正直的道路,既不偏右也不偏左。」這恰恰是邪惡之神想要我們去做的事;牠們希望我們把救恩推遲到明天,或後天,不斷向後推,直到我們生命的盡頭。但諸聖教父卻說:「與主同行,去吧,今天就跟隨祂!」

  四、但願主賜給我們塞爾維亞人和全世界的人改變我們自己的屬靈力量。我們知道時間己不多了,惡神也知道這一點。牠們不希望一個人由邪惡的思想中釋放出來。為了達致這個目的,牠們甚至教導小孩反對他們的父母,這樣,當這些孩子長大後,就易於成為牠們的獵物。我們可以看到惡神對我們的年青人做了什麼:這些年青人忤逆他們的父母,冒犯其他成年人,他們沒有平安。
  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從自己開始,如果改變是從我們開始的,那麼,這一切都可能變成美善。我們應該儘量有好的思想,這些思想會由我們身上散發出去。溫良謙卑的人總是和藹可親的,因為他散發出平安與溫暖。那人可能連一個字都沒有說,但我們卻因他的臨在而高興。因此,如果我們全都從自己開始,改變就會發生。良善就會在我們週圍、在我們的國家以及更遙遠的國外得到更新與確立。
  我經常聽老人講有關我們塞爾維亞人在1912年解放戰爭之前的情形的故事。所有老人都有祈禱繩,都向天主祈禱。1912年後,情況開始惡化,第一世界大戰後,一切都變得更糟了。那些能記得一戰和二戰之間的生活的老人都知道,那時的生活與現在的差別十分巨大。在我看來,這個世界就如同是剛從陰間裡冒出來一樣!

  五、我們是非常特別的生物,我們經常對我們週圍的一切奧秘感到好奇。我們只對這個世界了解一丁點,但這實在是太少了。
  首先,我們對自己就是個奧秘。我們是誰,我們是什麼?我們想知道。沒有人要求我們出生,也沒有人會問我們什麼時候離世。我們的壽命非常短暫,但即便是在這短暫的時間裡,我們也被給予了許多機會,好能在善內使自己達至成全,並轉向絕對的善。只有當我們這樣做了,我們的眼界才會擴展,一些答案才會對我們變得更為清楚,諸如:世界為什麼存在,為什麼它是這樣的。我們將會明白,正是因為我們自己,我們才應該為當今世界的狀況受到譴責。我們會意識到,我們在不斷地破壞和平、仁愛和喜樂。然而,當我們與生命之源結合時,一切都變得清晰明了。我們基督徒蒙召傳播屬神的平安與上天的氛圍。很少有人意識到我們所應該成為的就是──良善、平安與喜樂之源。

  六、聖神的印記在我們的心裡,它結出了我們生命的果實。溫良、平安、仁慈的心、良善、慈祥、信德與節制,它們都是發自內心獻給基督的眼淚的果實中的一些。這樣的眼淚的結果就是對我們敵人的愛,以及為他們向主獻上的祈禱。眼淚給予我們力量,即使是在巨大的痛苦與磨難時也會喜樂,將其他人的罪看成我們自己的,並為他們悔改。眼淚使我們有可能為了我們的弟兄獻出生命。

  七、諸聖教父教導我們如何守齋。那些身體軟弱、有病的人並不需要守齋;他們可以不守齋就領聖體聖血。但是,我們身體健康的人就必須守齋,為領聖體聖血做準備。這意為我們要少吃東西,並且只吃某些食物,我們這樣做,由此訓練我們的身體與我們的思想。當身體受到貶抑,我們的思想也就會變得更平安。這就是守齋的目的。天主以奧秘的方式臨在於萬有之中,特別是在人的心裡,心是生命的中心。當我們的胃裡滿滿的時候,是不可能與天主結合的,因為胃裡滿滿的會導致許多牽掛與憂慮。我們的所有思想,我們的所有情感,我們的所有意願都必須專注。若它們沒有專注,我們就沒有安息,失去了我們的平安。

  八、主將自由意志賜予我們所有的人。祂洞察萬物,因為對於祂,時間是不相干的。對於天主,當下就是永恆。這對於我們是無法理解的,但是,這是因為我們是有限的。每一個來到此世的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所有人都被給予了認識天主的機會。因為我們都有自由意志的恩賜,但我們卻經常濫用它。例如,有些人飲食有節制,其他人則飲食超過他的身體所需。那些有節制的人通常壽命更長,也更健康。屬靈的生命也是一樣。一些人具有寧靜平安的思想,然而,其他人則不滿足於此,因此,他們過度熱心,有時不撞南牆不回頭!

  九、主全知萬物;祂甚至在我們覺察到之前就已認識了我們。為此緣故,祂在西奈山上,藉著梅瑟頒佈了聽命的法律。這法律是因為我們這些需要改正的人,而不是因為那些溫良謙卑的人而賜下的。他們並不要這法律。對於我們意志的改正,聽命的法律是必須的,為使我們的自由意志行走於謙卑、義德與愛德的道路上。對於維持和諧,聽命是必須的。
  天使完全聽命,他們的和諧與愛都是成全的。我們也必須在我們與父母的關係中,效法他們聽命的榜樣。諸聖教父說,聽命比守齋或祈禱更大。這是我們在年青時沒有很好理解的事。如果我們沒有聽命,那麼,守齋就是徒勞的。
  我們知道每一良善的恩賜都源於聖神。諸聖教父使自己堪當藉著祈禱與守齋領受這些恩賜,但首要的是他們具有聽命之德。

  一○、我們必須學習順服於天主的旨意,而不固執己意。藉著聽命於我們的長老、父母、老師、工作上的長上……,貫徹對天主旨意的服從。如果我們具有聽命,我們就會明白所需要於我們的是什麼。

  一一、我們在此塵世的生活是這樣的:我們總是受物質事物的奴役,而天使卻從不如此。此生被給予我們,為使我們可以學習永恆的生活,使我們可以學會如何變得自由,如何以清潔的良心與純潔的思想自由行走。當我們自由的時候,就沒有屬靈 的戰鬥或爭戰;勝利是我們的,這只是因為我們把自己交付於天主,因為我們在自己的心裡敬拜祂,與祂合而為一,不再思想此世。祂就是決定我們生活的人,我們就如同由祂自己的手中那樣地領受了臨於我們的一切。

  一二、若人沒有為了最小的德行而像被帶去宰殺的羔羊那樣犧牲自我,沒有為了獲致德行而傾流熱血,這樣的人決不會獲得德行。天主按祂的聖意這樣確立:我們藉著自願死亡而獲得永生。如果你不甘願死亡,就不會獲得永生,你會死亡。凡沒有藉著斷絕自己的私意而死於圓滿的死亡的人,決不會進入天國。
  如果你尚未堪當成為心懷天主者,就要警醒,免得你做出任何與祂的神聖旨意不相稱的事。否則,祂就會離開你,你就會喪失在你內的寶藏。你要盡全力在凡事上都敬主,決不要使任何相反祂的旨意的事進入祂的居所,免得你觸怒祂,祂離你而去。要以絕對虔誠的思想專注來說話或祈禱。決不要這樣想,「讓我對祂表示熱情與熾愛,這樣祂就會知道我有多愛祂敬祂」,因為祂甚至在你有了這些想法之前就已知道了你的思想。沒有什麼東西對祂是隱藏的。
  如果你膽敢以強力留住祂,你就會立即感受到內心的空虛,因為祂是無法控制的。祂要使自己遠離你,即便你流淚痛悔改過,也不會由你的眼淚而獲益。確實是這樣的,因為祂就是喜樂,不會進入一個充滿幽暗與悲傷的居所,就如同一隻辛勤工作的蜜蜂不會進入一個充滿煙霧的地方一樣。但是,如果你變得毫無掛慮,將自己交付於祂的旨意,祂就會前來,再次居於你內。
  決不要對自己說:「如果我不含淚祈禱,祂不會離開我,如同離開懶人一樣。」如果天主想讓你藉著眼淚而達致成全,祂就會從遠處注視你,使自己完全由你面前隱藏起來。祂會鼓勵你為淨化你內心的居所而流淚。但是,現在,在你悔改並由祂而領受了潔淨之後,祂來到了你那裡,為賜予你安息,使你充滿喜樂與平安,以代替憂傷。
  你要筆直地站立,不是以你的身體,而是以你靈魂的活動與傾向。要建立起寧靜與持續的祈禱,為萬王之王進入而準備好你靈魂的家。要命令你的所有僕人(即:你的感官與情緒):「王要來了,你們要站立在門口,懷著平安與敬畏之情站立著。」你要醒寤,免得盜賊敲門;不要允許任何聲音──無論是內在的還是外在的聲音──進入王的內室。你要醒寤,免得有人欺騙你進來,因為那時王會離開你的居所。
  你要喜樂,充滿歡躍,但也要醒寤,聆聽祂樂意告訴你的事。祂並不像世上的君王所做的那樣,需要自己的手下的事奉,因為祂是成全的,毫無欠缺。

  一三、我們並沒有自己的生命;我們的生命是作為一份禮物而被賜予我們的。……然而,作為個人,我們被賦予了自由意志來進行選擇。如果我們沒有自由意志,我們就會如同動物一樣,我們就不會必須為我們自己的行為負責。我們必須活出天主要求於我們的方式,是祂賜予我們自由意志的恩賜。我們利用我們的理性心靈來判斷對錯。在我們內,我們有天主的判斷──即我們的良心。在世上的每一判斷都可能被賄賂,但是天主的判斷──我們的良心──卻不能被賄賂。只有藉著悔改才能使之得到更新。

  一四、當孩子們還小時,他們通常會為他們的父母向天主祈禱。因為他們還小,他們領受了恩寵。後來,當他們長大後,如果天主願意,他們會感受到喜樂與真福的狀態,亦即對天國的預嚐,天使與諸聖就居住在那裡。天主允許這最初的屬靈覺醒,這是不需要他們的奮鬥都能獲得的,好讓他們的靈魂後來能渴望他們所感受到的喜樂與真福。當靈魂處於這一真福狀態之中時,並不需要任何屬於此世的事物。
  這樣的靈魂是寧靜而柔和的,他並不懂得發怒,因為這人處於恩寵的狀態之中。沒有人能激怒他。後來,這人被期待有意識地拒絕惡。當他還在此生時,必須戰勝他靈魂的所有敵人。我們的敵人並非由血肉所形成,因為如果他們是這樣的話,我們就能從他們面前躲藏起來,或是逃離他們,但是,我們屬靈的敵人卻是無所不在的。他們教唆我們並非根植於仁愛、純潔、良善與慈悲的思想。這些屬靈的大能者,或是魔鬼,具有不同於我們人類的特性,他們不斷將不潔的思想放在我們的頭腦裡,要我們使自己屈伏於肉體的情慾,屈伏於盜竊、惡意與嫉妬之中。如果我們聽從他們的教唆,將它們實行出來,這些情慾就會成為我們的第二天性。
  聖宗徒保祿說:「我所願意的善,我不去行;而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卻去作。但我所不願意的,我若去作,那麼已不是我作那事,而是在我內的罪惡。」(羅7:19-20)這就是邪惡的屬靈大能者,他在我們的心裡紮下根,生活在我們內,在我們的肉體內。我們要終其一生都拒絕惡,轉向善,這樣,在此世的任何事物都不能引導我們迷失正道。
  為此緣故,敘利亞的聖依撒格說:「要不惜一切代價地保持你內心的平安,不要以它與此世的任何事物作交易。」聖依撒格生活在七世紀。由於他的聖德生活,他享有高壽。

  一五、我們必須準備接受天主的旨意。主允許各種違背我們意願的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因為如果我們一直按自己的方式行事,我們就不會為天國作好準備。天與地都不會接受固執己意的人。天主對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神聖的計劃,我們必須順服祂的計劃。我們必須接受所給予我們的生活,而不要問「為什麼是我?」我們必須知道,沒有天主的旨意或允許,地上或天上的任何事情都不會發生。我們不應過於專注於艱難困苦,而應專注於保持內心的平靜。即使當我們為某事祈禱時,我們要設法強迫自己的意志,而不是接受天主的旨意。天主給予我們的一切苦難與憂傷對我們而言都是必要的,但我們年輕時卻不明白這一點。當我們年紀增長之時,我們就會明白這是天主向我們表達愛的方式。

  一六、在我的一生中,我曾有過許多跌倒、憂傷與痛苦,但是,要不這樣是不可能的。諸聖教父說:「如果天主不帶領我們經過眾多苦難與憂傷,我們怎能知道天主真的愛我們呢?」

  有時候人們會變得沮喪消沉,這本身就是一種驕傲。如果一個人愛此世的事物,這必定會導致沮喪,因為他不會在這些事物中找到天主。每個人都會時而感到孤獨,即使他是在人群中間,直到他從此世的事物中解脱出来的那一刻。在那一刻,天主將會前来安慰他。

  靈魂感到寂寞,因為因寵的力量由於它對此世的事物的興趣而減弱。一個人不可能兩者兼得!除非靈魂是謙卑的,否則它它就無法領受天主豐盛的恩寵,因為如果它在驕傲的狀態下領受了恩寵,那肯定會導致大惡,就如同墮落的天使那樣。

  一七、我們在此塵世的生活就如同是一種「補贖」(epitimia)。不要因不如意之事時常發生而感到奇怪。

  一八、我總是渴望回到我作初學修士時所處的恩寵狀態,但卻不能。我的努力是真誠的,我盡力了,但是卻有問題與想法前來攻擊我,然後,我就為煩惱所困擾。然而,主看到我們的努力,祂並不輕視我們。總有一天,祂會賜我們力量,讓我們擺脫我們的牽掛。我們必須把我們所有的掛慮都交托給主,把我們的生命和我們所愛的人的生命交給主,一切都會好起来的。

  一九、人民都應受教育。人都應學習他所能學習的。然而,學校只是教育我們的頭腦;卻不教導我們靈修。大多數在我們的神學院與神學學校裡教書的神學家,並沒有按照他們所教導的生活。他們本應成為我們年青人的榜樣。但他們並沒有,因此,我們學校裡的情形並不好。
  學校給予一個人理智上的教育,但卻沒有教導靈修。然而,年青人應由生活的榜樣學習,因為身教勝於言傳。一個人可以聽說許多有關生活與靈修的有教益的事,但是,問題在於他是否能夠將這些應用在自己的生活中。當人看到一個寧靜、溫良、和藹的人,一個從不冒犯人的人,他就會見賢思齊。……生活的榜樣勝於言語的教育。
  悅樂天主的生活的榜樣使神學知識具體化,在實踐中證實它。不僅神學如此,其它各種知識也是如此。我們藉著教育發現的各種知識,都是天主給祂子民的禮物,它宣告了天主在此世的臨在。實際應用人獲賜認識的知識完全是另一回事。按我前面所說,這取決於我們是按天主的旨意,還是相反祂的旨意生活。我們的知識或是為了人類的利益而運用的,或是相反人類的利益而運用。天主賜予人類的所有知識都是為人類的益處,而非為了我們的毀滅而賜予我們的。將為了人類的利益而賜予人類的知識轉變為某種邪惡之事的,只是我們的自由意志,它已經敗壞了,喪失了其對天主的敬畏,為此緣故,我們在此世受了如此多的苦。

  二○、問:在一個人的靈修生活中,什麼是最重要的事?
  答:守護我們內心的平安。要不惜任何代價,不使這平安受到擾亂。平安應在我們心中為王──平安而又沉默。
  混亂的思想是墮落之神(惡魔,遠離天主的靈體)的狀態。然而,我們的心靈必須保持專注、整合與警醒。天主只進入整合的心靈……
  除了守護你內心的平安外,你要踐行侍立於主前。這意味著不斷意識到我們正侍立主的臺前,並且祂時刻都在注視著我們。我們必須學會與主同醒,與祂同睡,與祂同吃同工。主在凡事上都是無所不在的。
  我們可以在我們自身內找到天主的國。敘利亞的聖依撒格說:「要降入你的心裡,你會在那裡找到通往天主之國的階梯。」
  聖經教導我們,「天主的國……在於義德、平安以及在聖神內的喜樂」(羅14:17)。通往與天主共融的第一步就是完全將自己交給祂。在這之後,在我們身上工作就是天主的德能。
  與天主共融意味著天主居住在我們內,祂的德能在我們身上工作。我們的精神專注於天主身上,祂統治著我們所有的感覺、我們的意志及我們的心靈。那時,我們就像他手中的工具一樣。他推動我們的思想、慾望和感覺,指導我們的言語,以及我們的手所做的工作。

  二一、與天主共融是靈魂的自然(本性)狀態。人就是為此而受造的。人因著罪惡而使自己遠離這種生活,這就是他必須努力再次達致這一狀態的原因。我們努力要做的一切就是回歸我們先前的健康狀態。
  當天主的國居於一個人的心裡時,天主就給他啟示許多奧秘。在祂的幫助下,這樣的人將能夠看到事物的本質,並理解它們的奧秘。
  所有的知識都在天主內,當祂願意的時候,按照祂的仁慈,祂會給個人的心靈啟示這些奧秘。即使是一個單純、未受過教育的修士,因天主的仁慈,也可以獲賜有關生與死、樂園與陰府的奧秘知識,並得知在這個世界裡的事物的内在秩序。
  當天主的國進入人的內心時,就如同天主從他的心靈之中揭開了無知的面紗。那時,這樣的人不僅明白受造事物的奧秘,而且也理解他自己存在的奧秘。最後,在一個神聖的時刻,天主將會因祂的無限仁慈,將自己啟示給他,他將會看到榮耀之王,就如同他看到反映在水裡的太陽一樣。在這樣的時刻,天主和人是一體的,天主的神在他內工作。這樣的人只在他的身體裡生活於此世,他的神魂則與天使和聖人一起居於天主的國內,一起瞻仰主。

  二二、天主最知道我們能承受什麼,不能承受什麼,以及祂會允許些什麼,或不會允許些什麼。祂知道我們是否有力量去對抗某種試探。祂允許試探臨於我們,為使我們可以平安面對它。後來,當同一種試探臨到我們的時候,它就會消失,因為我們不會參與其中,也不會讓我們的思想沉浸在其中。

  事情發生了,我們參與其中。我們沒有守護我們的平安,反而干擾了我們應遠離的事情。在主允許的情形下,某些事件會順其自然地發生。如果我們已獲得了平安,它們就會與我們擦肩而過,不會觸碰我們。但如果我們參與其中,我們就會受苦。

  二三、天主有時會讓我們游進「深水區」,當我們看到自己已沒有力氣繼續游下去時,就會大聲呼喊:「主啊,救我!」但是,我們必須用我們的手劃水,至少要靠自己的力量,努力使自己的頭保持在水面上。當事情變得危急時,主會拯救我們,就像祂對聖宗徒伯多祿所做的那樣。

  二四、我們都為人子女,作為天父的兒女,我們應祈求我們父母的支持。因為我們是屬世的父母所生,所以我們要尋求他們的支持。但他們有他們的掛慮與煩惱,他們為各種麻煩與艱難所困擾。我們尋求他們的指導和支持,但他們卻沒有照顧我們。他們對我們說:「你的肩上長著頭──使用它吧,你是個大人了。」然而,天父卻從不回避給予我們幫助。如果我們的心與祂結合在一起,祂總是照顧我們,總是引導我們。但是,如果我們在世界上尋找支持,很難找到。要找到一個與我們同心一意、思想一致的人是極其困難的。

  二五、惡神會仔細觀察我們是否會注意我們所做的夢。牠們知道夢對一個人有什麼樣的影響,也知道牠們能做些什麼來引發這種影響。如果牠們看到我們相信我們所做的夢,並對我們在夢中所看到事物感到不安,那麼,牠們就會安排夢中之事發生,從而最終使我們不再接觸現實,變得無法生活。

 

返回「《我們的思想決定我們的生活》總目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