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思想決定我們的生活(九)

九、論墮落的世界

  一、我們墮落的人,就如同墮落的邪神,允許自己受人或事的奴役。天使的軍旅卻不如此。那些在我們中間、在自己的心靈與思想中使自己聯合於主的人,決不會成為任何受造物的奴隸。他們與主同在,與祂一起愛著所有受造物。在這樣的狀態中,人感到所有人,無論善惡,都是自己的親人,這是非常令人難以置信的。唯一使我們感到難過的事是,他們的思想相反愛與善。

  二、天主創造的一切,祂都創造為崇高而圓滿的。即便是後來由天主墮落的天神也是受造為崇高而圓滿的存在。牠們由靈智的圓滿而墮落,因為牠們都使自己轉離生命之源,牠們在錯謬的生命中尋求安慰。牠並沒有真實的生命,而是在受造物中,在有限的事物中尋找它。那是牠們成長的食物。但是,由於牠們使自己遠離了愛——你們要記得當牠還在完全的恩寵內處於聖神的羽翼之下時是怎樣的——牠們想要仿效那〔愛〕,因此引誘人,為能贏得他們而給予他們錯誤的安慰。
  因此,人們從事許多活動:哲學、理性思考、科學探索——但是,所有這些都是非常短暫的。這些安慰只持續非常短的時間,之後就會有沮喪和失望。世上的人普遍感到非常孤獨,即便他們處於最親密的家庭成員中間。這是由於我們墮落的本性。孩子哭泣,他們的哭泣也是他們父母的哭泣。
  墮落的邪神也感到孤獨,因此,牠們彼此為伴,做著各種惡事,就如同在此塵世的人一樣。墮落的邪神彼此同心一意,共同行事,無論牠們做什麼,都想要尋得安慰,但是牠們卻從未找到過。人也是一樣:他們一起去酒吧餐廳,一起喝酒,砸杯子和瓶子,帶著傷口與擦傷回到家裡,但他們並沒有找到安慰。他們到處尋找安慰,但卻找不到。但是,那與主合而為一的,諸如天使,卻總是處於平安之中,在他們的心裡擁有喜樂。他們的平安與喜樂是無法改變的。

  三、就如諸聖教父所說:由成全的高峰墮落的邪神現在就在地上,牠們能夠看到自己的時間正在逝去。時間即將來到,由世界的受造直到可怕的審判的時期將要最終結束。墮落的邪神大為受苦,因為牠們知道將會有審判,這一審判將是公正的。牠們知道在審判之後,牠們將會被隔離。現在,牠們還有某種自由。牠們在民眾中間行動,製造欺騙,贏得了許多人加入牠們的一邊。牠們相信勝利屬於牠們,但是,最終,天主的公義將要獲勝。

  四、我們是非常特別的存在,我們是人。主賜予我們奇妙的事物,我們似乎沒有意識到這一情形。我們墮落了,由於人的墮落,所有受造物都受苦,因為人受造成為物質世界的主宰。
  物質世界受造為崇高的,而不像它今天那樣的粗糙鄙陋。亞當違犯了主的誡命後,萬物都變得粗陋了。為此緣故,保祿宗徒說:「一切受造之物都一同歎息,凡受造之物都熱切地等待天主子女的顯揚。」(羅8:22,19)大自然正在等待我們得救,為了它也可能由敗壞中得到解救,因為在它現今的狀態中,它是敗壞而可變的。在我們內,在我們的肉身內,存在著能在宇宙中找到的所有物質與礦質。我們曾是所有物質事物的主宰,但是如今,萬物都反叛我們,因為要為萬物的墮落
受到指責。我們必須變得更好,為能使萬物更新。

  五、年長的那一代人還記得我們塞爾維亞人在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與我們如今的情形相比是如何的。在戰爭之前,人們也在各城各村中跳舞,年青人也會聚集在一起舞蹈歌唱。但是這些舞蹈在下午開始,在午飯之後開始,太陽一下山,所有人就回家了。今天,我們的年青人在晚上十點或十一點出去,日夜顛倒了。我們還能期待什麼善事呢?

  六、就如同靈魂離開肉體時,肉體就死了,同樣,當聖神拋棄靈魂時,靈魂也死了。【註:聖額我略•帕拉瑪斯解釋了靈魂的死亡是什麼意思:「肉體的死亡就是靈魂離開了肉體,與它分離了。靈魂的死亡就是天主離開了靈魂,與它分離,儘管靈魂以另一種方式仍是不朽的。靈魂一旦與天主分離,它就比死屍更加醜陋無用,但是,它並不如同肉體那樣,在死後它並不會分解,因為它並非複合的。」(聖額我略•帕拉瑪斯,《講道集》)】死亡是罪的結果,因為死亡與敗壞是在靈魂內的罪惡的果實,藉著罪惡,靈魂對永生是死的,與聖神和天主的國度分離。但是,與天主結合為一的靈魂是溫良而謙卑的,一直處於祈禱之中,一直侍立在天主面前。這樣的靈魂絕不會允許自己變得散亂。

  七、人類曾是團結的,但是罪惡在我們中製造了不和,現在,我們沒有團結。主為此來了——使因罪惡而分裂的人團結一致。在天主的國裡,眾天使都同心一意,他們和諧相處,但是,我們人類卻是分裂的。
  我們與我們的父母、兄弟姐妹一起生活在家裡,但是我們卻不滿足,我們感到孤獨,我們每個人都背負了自己的掛慮的重擔。我們想要離開我們的家,與其他某個人在一起;我們貪戀其他人,想要與他或她生活在一起。當天主創造亞當時說:人單獨不好,因此,祂給他創造了一個同伴。亞當和厄娃在天主眼裡是一體的。
  但是,人墮落之後,一切都出了錯。主說:「你們要生育繁殖,充滿大地。」(創1:28)我們不知道,如果人沒有墮落,人的繁衍將是如何發生的。大地將要充滿人。【註:按照大聖亞大納削(《聖詠註釋》,詠50:5)、尼撒的聖額我略(《論人的造成》,17)、金口聖若望(《論童貞》,14-15)、宣信者聖瑪克西穆(《釋疑論》,41)、聖若望•達瑪森(《正統信仰闡詳》,4.24)以及得撒洛尼的西默盎(《論聖事》,38)所說,如果人沒有墮落,天主就會其它某種方式使人類繁衍,而非藉著性繁衍人類。】
  在那個時候,我們的原祖並不像我們那樣地擁有敗壞而有死的肉體。在墮落後,天主不得不親自降臨已墮落的世界,使之轉化復活,回歸其原始的狀態。當最後審判日來臨時,我們要再次領受不敗壞的肉體,它也將是屬靈的肉體。
  在墮落後,任何事物都不再與它們先前的一樣了,甚至連物質事物亦然。主想要藉著祂的來臨進行轉化,不僅是人類,也包括整個物質世界。聖保祿宗徒說,存在於宇宙中的一切事物都將回歸其原始的不敗壞狀態(參閱羅8:20-21)。在審判日,主要由物質世界移動所有元素;祂要以比光速還快的速度移動它們。祂要說話,事就要發生。先前的事物全都要過去,將會有新天新地出現,以取代舊的天地(參伯後3:13;默21:1)。不再有時間,主要代替太陽發光(參閱默10:6,
21:23)。
  即便對天使而言,那將會有如何的喜樂啊!那將是何等的啟示啊!宗徒說,連眾天使也想要窺探聖教會的奧秘,直至其深處。(伯前1:12)
  我們是多麼不知感恩,我們多麼貪戀於這個世界的敗壞事物啊!

  八、我們過於專注於這個世界的事物,因此在靈裡變得貧困,因為一個人不可能坐在兩張椅子上。一個人不能由救主的杯爵裡、又在仇敵的杯爵裡暢飲。我們必須決定我們要事奉誰:是天主,還是這個世界的事物。一個人不能事奉天主,同時又事奉瑪門。

  九、主想要使我們潔淨,將祂的屬神德能與力量賜予我們。但是我們卻並不純潔,或是潔淨了惡。如果祂在我們不潔的狀態中賜予我們祂的德能,它們就會變成黑魔術。

  一○、因為天主是無所不在的,墮落的邪神不能做牠們想要做的事。牠們主要是通過其他人來傷害我們。我們只有靠著天主的德能來保護我們自己。人被賜予了大力量,如果我們只是在祈禱時集中我們的思想,墮落的邪神就不能夠傷害我們,或是做任何相反天主旨意的事。哪裡有祈禱,墮落的邪神就沒有能力。

  一一、當我們如同一面破碎的鏡子,在其中有以上百種不同的方式反映並折射出屬靈事物的碎片,我們就使天主很難向我們顯現。我們全都只能以我們所能獲得的,並總是按我們與之一起進入世界的「破碎的鏡子」的比例來接受。基督進入世界,為使我們的鏡子復原,好使我們能在鏡子中獲得天主的肖像。當然,有許多人不能接受天主的觀念,或是接受祂進入他們的心靈。
  我們的肉體在其如今所處的狀態中,不能站立在天主的強烈光芒下。可能這就是為什麼許多聖人,在與各種各樣的誘惑作了長期而胜利的鬥爭之後,受到天主之光的光照,在接受光照之後不久就進入了永恆之中。他們在天主之國裡的喜樂是巨大的,因為他們與天主以及其它光榮祂的虔誠靈魂是一體的。
  在普通人身上,意念、心靈與意志通常都是分裂、分離的。這是我們的問題與苦難最共同的來源。然而,對於那些受到天主光照的人而言,意念、心靈與意志都是合一的,他們被賦予的光不但是他們所放射出來的可見的物理之光,也是更深刻而永久的內在之光,這光就居於人的心中。這光就是愛,只有藉著愛,人才能接近天主,祂是純愛。我們的成長與通往天主的旅程是永恆的,因為天主是不可描述、不可言喻而又無法容納的。然而,我們親近祂則是藉著愛。

  一二、在今生,我們的希望與目標不會是無意義的。一個屬靈之人為達致天國而奮鬥,今世之人則是為了這個世界的事物而戰鬥。乍看起來,一個相信塵世的正義觀念、甚至也許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實現這一觀念的人,與一個相信在此世決不會實現的屬天正義的觀念的人,兩者似乎只有非常微小的分別。然而,兩者的分別極大。因此,儘管一個為了此世的正義而奮鬥的人所具有的表面上的信仰、尊榮與奉獻,這個人的願望甚至在死後仍繼續在錯誤的方向上發展,他會發現自己與錯誤的人們在一起!相似的靈魂在今世與來世都彼此互相尋求。

  一三、我們指責我們現在當權的政治家,但是,他們也是我們的孩子。要受到指責的是我們——年長的一代人,因為我們沒有為他們樹立好榜樣。我們是我們的父母、我們上一代人的肖像,我們由他們不能學得更多。現在我們要受指責,因為我們沒有領導我們的孩子走上正道。我們必須從自己開始,不要嘗試改變自己——為我們的得救而工作,我們週圍的許多人都會得救。我們必須努力一直是和藹、良善而寧靜的——處於平安之中,好使人們總會在我們面前感受到平安與寧靜。我們知道,我們或是以我們的思想吸引人,或是將他們由我們前驅逐走。我們需要改變,好使我們的信仰能得到堅固。

  一四、諸聖教父說,由於我們原祖的墮落,主允許人類生於女人,以這種方式在地上繁衍。天主圓滿地安排一切,祂是萬有之父。然而,在墮落後,這一和諧被破壞了。我們的本性敗壞了,因為我們的原祖受造為不朽的。當人墮落後,死亡來臨了,宇宙的秩序被破壞了,因為亞當受造為宇宙的冠冕與一切受造物的主宰。在每個人身上都能找到宇宙的整個物質世界與所有靈智的能力。為此緣故,人被稱為小宇宙。我們必須回歸天父的懷抱,我們的信仰必須變得堅強,為能使我們能夠由祂而變得堅強,我們將要看到祂的國度。

  一五、墮落之後,一切都破碎了。天主——祂就是愛——知道受造物不能保存在他們受造的狀態之中,因此,祂給予他們從創世直到可怕的審判之間的所有時間,使他們能清醒過來,回歸他們天父的懷抱,為能與絕對的善與絕對愛成為一體。
  然而人類寧願惡也不願善。這就是我們墮落的本性所導致的結果!我們很容易思想惡,而不思想善。但是,當我們思想惡時,由這樣的思想,我們沒有平安或安息。我們的墮落何其之大!這確實是件奇怪的事。……我們似乎無法清醒過來,我們不能靠我們自己而行善。我們的思想多麼嚴重地受到墮落的邪神的暴虐,對此我們一無所知。我們認為那些是我們思想。我們備受憎恨、嫉妒與惡意之苦。這是難以被超越的暴虐!我們的靈魂不想要這些,但是,它卻無法使自己得到釋放。從非常早的時代以來,它就已經習慣了這一暴虐,因而它已堅定地在靈魂之中生了根。我們必須努力克勝這一思想的暴虐!我們必須轉變到愛內,獲得平安。這不容易,因為我們重重地跌倒了!
  沒有天主的助祐,人就不能這樣做。人自視甚高。但是,凡啟示給他的一切都來自永恆。我們被天主的奧秘所包圍。我們自己就是最大的奧秘。我們甚至不知道我們是誰,從哪裡來,往哪裡去。這是怎樣的一種存在?他思想、行動、說話,卻不知道這是如何的,為什麼會這樣。這是何等大的奧秘啊!我們內在的器官不受我們意志的控制而運作——且它們都很好的運作著,這怎麼可能呢?我們能夠以我們的思想擾亂這一圓滿的和諧,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一六、什麼是生命?虛無!很難理解生命有多麼短暫。年青人並不理解這一點。
  我曾多次這樣想,我們這些生活在世上的人真是太可憐了:我們甚至不會活過四十億秒,亦即一百二十歲。一百年有三十億秒。一百年是什麼呢?一無所是!只是片刻之間。……我們的生命是在永恆之內。

  一七、至於人們,他們從不滿足。永不知足。這始於我們原祖墮落之後,加音出於嫉妒而殺了亞伯爾,因為天主悅樂了亞伯爾的祭獻,而不悅樂加音的。它就始於那時。今天仍沒有平安。每個人的所作所為就如同他們要永遠生活一樣。實際上,似乎末日已非常鄰近了。工廠大大污染了環境,以致很快地上就不可能再有生命了。
  動物有生活的喜樂,但我們卻將這喜樂從它們身上奪去了。它們有喜樂,除了喜樂之外,我們擁有如此眾多的東西,但是,我們卻從不滿足。動物從不會為將來憂慮,它們不會將食物收藏在倉庫裡,但主一直養活它們。它們在這裡啃食樹枝,在那裡啄食種子,它們找到一個坑洞或地穴做藏身之所,就感謝天主。我們人類卻不這樣。飛鳥一直歌唱讚美主。它們一早就開始歌唱,從凌晨三點開始,直到九點才停下來。他們在九點稍微靜下來一會——那時只是它們去為它們的孩子尋找食物的時候。之後,它又開始歌唱。沒有人告訴它們要歌唱——它們只是歌唱。我們如何呢?我們總是愁眉苦臉,總是板著臉;我們不感到喜歡歌唱,或是要做其它任何事。我們應學習小鳥的榜樣。它們總是興高采烈的,而我們卻總是受某事而煩惱。有什麼煩擾我們的呢?確實沒有……難道這豈不對嗎?

  一八、無論環境如何有利,塵世生活都不容易。曾有一個人按照自己心中的願望而生活,他就是達味王的兒子撒羅滿王。他統治了四十年,從未參加過戰爭。主賞賜他極大的智慧。他建造了耶路撒冷偉大的聖殿。人們從世界各地來到他那裡,為能聽取他的建議。他說:「我已經實現了我內心的每一個願望。我想要葡萄園,就種植葡萄園。我想要宮殿,就建造宮殿。在耶路撒冷,我有訓練有素的軍隊,但我從來沒有和任何人開戰過。我希望獲得銀子和金子,上主就將它們賜給了我。我做了各種的事情,為要看看地上是否有什麼持久的安慰。我明白,在此生,一切都是虛榮、驕傲和屬靈的疾病。沒有持久的安慰……」這些就是撒羅滿所說的話。撒羅滿是睿智的。他說,無論你擁有什麼,只會在短暫的時間內擁有,然後就好像你從未存在過一樣。一個人認為他擁有這個世界的所有智慧。但如果他能看到自己,就像其他人看到他一樣,他就會看到自己像火雞一樣趾高氣揚。他會看到自己的空虛與頭腦空洞……
  在這個世界上,有沒有人知道一切?沒有。我們每個人都在某個知識領域中是成全的,這就是我們如何形成一個整體的。人們非常尊重哲學家和科學家;總是在引用他們的話。似乎沒有人記得天主向我們的祖先許諾祂會派遣人類的救主來,祂會把我們帶回原始的狀態。他們不知道天主自己會在地上降生成人。因為只有創造我們的,才能把我們帶回原始的狀態。祂來了,人卻不接受祂。

 

返回「《我們的思想決定我們的生活》總目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