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思想決定我們的生活(七)

七、論悔改

  一、主無所不在。祂就活在我們的心裡。為此緣故,祂說,我們必須全心愛一切,並甘心情願地將它負諸實行(參閱瑪22:37)。當我們發自內心地尋找主時,祂就在這裡!祂是我們的父母。我們在肉體上的父母想要得到我們的關注;他們想要由我們獲得他們給我們的愛的回報。但是,發生了什麼事呢?我們卻經常令他們憂傷。當我們努力發自內心地做每一件事時,我們就會擁有真誠、熱切的祈禱,愛我們的父母與近人,主就與我們同在。
  與此同時,我們所做的每一工作就是祈禱。我們的思想集中在工作上,當我們發自內心地實行它時,這就意味著我們正在為天主做這事。如果我們認為我們是在為其他某人做這事,我們就錯了。
  發自內心的祈禱是真誠的祈禱。總要發自內心地向主祈禱。主不需要從我們這裡獲得哲學。我們應發自內心的祈禱,就如向我們的父祈禱一樣:「主啊,求祢幫助我們,不要忘記我。求祢幫助每一個尋獲平安,並愛祢,如同天使愛祢一樣。求祢也賜予我們愛祢的力量,就如同祢的至聖母親以及祢的神聖天使親愛祢一樣。也求祢賜予我無限愛祢的力量。」

  二、事實真相就是當我們祈禱時,我們並沒有以我們的整個存在參與誦唸我們的祈禱定課。我們只是用我們的唇舌誦唸祈禱定課。我們分心走意,當然這意為我們沒有以心神與真理祈禱(參閱若4:23-24)。我們只是用我們的身體祈禱,以我們的唇舌讀出文字而已,而我們的存在實際上卻在其它地方。為此緣故,諸聖教父說,在祈禱之前總是先應警醒專注。當我們不專心祈禱時,我們就沒有在心神與真理內、或是在我們的思想裡祈禱。然而,當我們在祈禱時專心於我們所祈禱的事物時,我們就是專注於我們所說的話及我們所求的事物上面。
  當我們請求某個我們知道會幫助我們的人幫助時,我們熱切地轉向他,以我們的整個存在求他:「請為我做這事。我知道你能做到。」這意為,我們確信他能幫助我們,因此,我們求他幫助。但是,我們經常毫不專心、機械地祈禱天主,我們認為我們在祈禱,實際上,我們的思想與心靈並不在那裡。我們的心靈在其它地方,或是我們正在計劃做某事,我們的思想為它所佔據,或者我們的心靈在謾罵。為此緣故,主說,天主是神,當我們祈禱時,我們必須在心神與真理內祈禱。這意為在我們祈禱時,我們的心神必須在祈禱。

  三、主是唯一背負我們的重擔與掛慮、我們所有的軟弱與憂愁的那一位,無論其是生理的還是屬靈的。祂能背負一切,因為祂是全能者。我必須藉著祈禱,將我們所有的軟弱以及我們近人的軟弱都交託給祂。這是祈禱的目的。我們必須與主為一,我們不應為明天憂慮,因為正如祂所說的:「一天的苦足夠一天受的了。」(瑪6:34)這教導我們不要為明天憂慮。但是我們卻為明天而憂慮:我們不但為明天而憂慮,更有甚者,對我們而言,這是充滿壓力的。我們都是理性生物,我們受造,在一時只受一天的壓力。我們卻使自己受到的折磨更甚於此,因此,我們受苦。當祂告訴我們不要以飲食與此世的掛慮來重壓我們的心靈時,我們卻不聽從祂。當我們吃喝比我們所需的更多的東西時,飲食就重壓肉體。我們的肉體必須努力消化所有食物,因此被重壓了。如果我們也以思想重壓我們,那麼,壓力就加倍了,因此就成了我們所受的苦。為此緣故,我們必須一直祈禱。
  天主並不需要祈禱──我們需要。當我們向天主祈禱時,實際上,我們是在與祂交談,就如同我們彼此之間的交談一樣。天主是我們的父。我們在此塵世並沒有像主那樣理解我們、愛我們的親戚朋友。祂的愛無法以言語來表達;我們無法理解它,也無法想像它。我們太渺小了,無法理解天主之愛的深邃。祂的仁慈是無法描述的。祂將自己毫無保留地給了我們,我們甚至無法開始理解這一點。

  四、當我們的思想集中在祈禱上,或是當我們所誦唸或聽到的某些祈禱經文觸到我們的心靈時,例如在參加神聖的禮儀時,眼淚就流了出來。當我們在彌撒、晚禱或晨禱時聽到了某些祈禱經文時,我們會哭泣,這些經文以某種方式與我們的思想相關聯。這也可能在我們獨自祈禱時發生。諸聖教父說,每一個人,當他們向天主祈禱時,會發現能觸動他們心靈的話語,無論是在《聖詠集》或某本建樹靈魂的書中。
  當我們的所有靈智的能力都集中在我們自己身上時,我們就會清楚地看到我們的軟弱,我們明白我們大大犯了罪,相反正義、真理與愛。那時天主將潔淨的雨露降在我們身上洗滌我們,亦即祂使我們流淚。為此緣故,諸聖教父說,當某句話以這種方式觸動我們的心靈時,我們要盡可能長時間地把握住這句話,我們不應讓我們的思想遊蕩於其它地方。
  並非每一個人都在彌撒中專心一意,以致流下眼淚。那些沒有此世的掛慮,居於恩寵之中的人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會哭泣。毫無疑問,因為他們的思想與他們的所有靈智能力都很專注。這樣的人是溫良而謙卑的,一直都準備好流淚。例如:我與這些事無份,我需要猛擊頭顱,為能流出些許淚水,或是因為痛苦,或是因為蒙羞──因為某人打我的臉羞辱我。你看,這就是怎樣能使我流淚,但是這對我並沒有益處。但是,發自一顆謙卑心靈的眼淚──這樣的眼淚才具有拯救的效力。然而,忿怒或倔強的眼淚,或者因為某人冒犯了我們而流淚,這根本沒有益處。這樣的眼淚只能傷害我們。

  五、除了改變我們的心靈,使之有別於過去的狀態,我們不能以任何方式獲得救恩。我們的心靈因天主恩寵的特別行動而被神化。它們成了無慾而神聖的。神化了的心靈就是時時活於存念天主之中的心靈。神化了的心靈知道天主就在我們內,我們在祂內,它完美地與天主同在。天主無所不在,當我們在天主內時,我們就如同在水裡的魚一樣。我們拋棄祂的那一刻,我們就在靈裡喪亡了

  六、我們必須為領受聖體聖血做準備,在靈魂與肉體上與我們的主成為一體,因為我們不但在靈性上,也在肉體上是祂的兒子。主在血肉上成為人,給自己承擔了人的所有掛慮、苦難與痛苦。祂是唯一能負擔這一重擔者。祂希望以我們的全部心靈、我們的感受和存在接近祂自己。

  七、我們一破壞天主的法律,我們的良心就開始困擾我們。它沒有給予我們安息。因此,我們必須在祈禱中祈求主,求祂能教導我們以我們的全部心靈和靈魂堅持於主。我們經常忘記我們在今生只是暫時的過客而已,因此,我們必須時時處於祈禱之中,因為祈禱是我們靈魂的呼吸。祈求由生命之源──主,指引、守護與養育萬有者──那裡汲取能力。

  八、除了天主,沒有人知道一個人所達致的祈禱層度,因為如果能夠看到另一人所具有的恩寵的數量,就會使另一些人憂傷,〔因為他們沒有達致這一狀態〕。
  對那些生活在與世隔絕與寧靜之中的人而言,注視他人的面貌,與他們交談,這是有害的。就如同冰雹落在樹上柔弱的果子上,使它們凋謝,墜落在地。與人相會也以同樣的方式,阻止在沉默與寧靜之中盛開的聖德果實成熟。就如同霜露打壞了早春從地裡發出的柔弱花朵,同樣,與人相見也毀壞開始發出聖德嫩芽的心靈果實。

  九、很少有人能醒寤過來,很少有人理解生命。我們只用我們的嘴唇祈禱,我們盡可能快地急速念完我們的祈禱經文,「使之結束」,之後我們就喪失了平安。守齋與祈禱是裝飾我們的靈魂、使之回歸其原始狀態的方式。靠著天主的助祐,我們必須努力達致救主基督的特徵。我們知道,祂是溫良、謙卑與良善的,我們必須努力效法祂。然而,我們沒有力量告自己這樣做;因此,我們必須求主幫助。如果沒有電力,燈炮是不會給我們光明的,同樣,若沒有天主,我們是不可能生活的;正如祂自己所說:「離了我,你們什麼也不能做。」(若15:5)

  一○、它們〔在彌利科沃修道院裡〕教導我如何誦唸耶穌禱文。我一直祈禱,常常發生這樣的事:雖然可能是在與另一人交談,我仍聽到耶穌禱文自己由我的心裡發出。我感到無法描述的喜樂,沒有什麼事會讓我發怒。有關此世的思想在我的心裡沒有任何空間,因為我處於恩寵的狀態之下。我們要記得天主的至聖母親所處的狀態。她終身生活在聖神的恩寵裡。
  我一直很喜愛音樂,甚至在我孩提時代。但是,當我處於恩寵的狀態之中,想要記起某一曲調時,卻什麼也想不起來。祈禱寧靜而又喜樂地流出,我不能記起任何曲調。然而,一旦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到此世的事物上時,我們的熱心就衰退了。

  一一、當我們看到某種物體時,我經常想要擁有它,但是,一旦我們擁有了它,我們就迅速對它失去了興趣。我們一看到其它某物,就想要它,事情就這樣不斷繼續下去。我們都極其反復無常。為此緣故,主來居住在我們世人中間,將我們聚集結合在一起,好讓我們可以成為同一個牧人手下同一羊群。當祂擁抱我們時,一切都成了容易接受的了。現在我們的思想是分散的。它們沒有集中在我們正在做的事上,對此,唯一的解藥是祈禱。任何工作都需要心靈的集中,特別是祈禱。
  諸聖教父講論了靈智的祈禱──耶穌禱文。如何操練耶穌禱文,以及如何使人的意念降入內心,有一系列的法則,但是,為使一個人以正確的方式學會耶穌禱文,必須有一位有經驗的靈修指導。

  一二、祈禱是一件必須不斷操練的事。內心的每個活動都必須是祈禱的。諸聖教父說,就如同哪怕只是最小的灰塵也會使我們看不清東西,同樣,哪怕只是最小的掛慮都會阻礙我們祈禱。對於純禱而言,無牽無掛的生活是必須的。

  一三、近來,至聖天主之母顯現,並向許多人說了話。她說,她為我們祈求她的聖子,但是在我們中間沒有悔改。她在許多場合教導我們悔改,因為那時間正在加速到來,為基督徒,艱難的時日就在前面。她告訴我們,我們必須悔改,以免有份於那些遠離天主的人的命運。
  諸聖教父說,大地獻出了救主誕生於其中的洞穴,人類給了祂至聖天主之母。【參閱《月份禮典》,聖誕節晚禱,第四行間讚詞。】這是為使主能降到我們中間,為了拯救我們而成為人。祂取了我們的本性,為轉化並更新它。所有在主耶穌基督內的人都是新的受造物,都是新人。
  在世上的生活極其短暫,它是如此的短暫,以致我們甚至無法想像。但是,在我們今生所處的這一短暫時期裡,也有許多東西給予了我們。今生被給予我們,好讓我們能一直由我們心靈的深處轉向天主。祂是轉化並復活我們靈魂的那一位。基督徒確實非常非常幸運,有至聖天主之母為他們在天主的寶座前代禱。
  你們也會看到,在此今生,當我們為了某事求我們的父母時,他們就會將它給予我們──當然,如果我們順從他們。天主的至聖母親不斷為我們向她的聖子祈禱。

  一四、主一直不厭其煩地聆聽我們的抱怨。祂厭煩的是我們的罪,而非我們轉向祂求助。祂想要我們一直呼求祂,向祂傾訴我們的心曲。祈禱不應是說了就忘的事。你們站在聖像前,誦唸你們的祈禱經文,之後就去做你們的生意了。這並不是祈禱。

  一五、在人心裡的堅強信德既需要祈禱,也產生祈禱,多年的祈禱生活產生愛。我們生活的目標就是潔淨我們的心靈,以致它能喜樂歌唱。就這樣,心禱帶領人達致內心的喜樂。對一個喜樂的人,沒有什麼是困難的,因為他有愛。

  一六、諸聖教父寫了許多有關祈禱以及如何控制人的意念與內心的論著。他們說我們必須發自內心地努力實行每一任務,做每一種工作,因為感覺發自內心,而非頭腦。我們用頭腦思考,但是,當一切都發自內心時,這就是在內心之中意念的全部能力的集中。當我們祈禱時,我們必須發自內心地祈禱,因為天主是心靈之主。主是一切生活的生命的中心。祂是生命的動力,我們不應在其它任何地方尋找祂。祂就在這裡,等待我們接受祂,將我們的信任放在祂身上。

  一七、有一個從波斯尼亞來的年青人到我這裡來。他生活在世界裡,誦唸耶穌禱文。這個年青人有一個結了婚、有孩子與工作的朋友。這個朋友那時候並不是一個特別虔誠的人,但卻是個好人。有一天,這個年青人對他的朋友提及了耶穌禱文。「你為什麼不試著誦唸耶穌禱文呢?」他說,「我可以教你如何誦唸。」於是他教那人如何誦唸耶穌禱文,並給了他一串祈禱繩。他的朋友在非常短的時間裡就領受了恩寵的恩賜,他和他的家人都改變了。前一個年青人已誦唸耶穌禱文很長一段時間,但他卻沒有領受恩寵的恩賜。
  過了一段時間,另一個年青人來看我,他說:「神父,我彷彿受到一種特別的喜樂與我無法描述的平安的光照。在我心裡,我不斷聽到『主耶穌基督,天主子,可憐我罪人』。我知道先前我是如何的,我有怎樣的思想,但是現在在我的意念之中不再有那樣的東西了。我曾對異性有肉慾的思想;我曾為了很小的原因而動怒,但是現在──我無法解釋是怎樣的──我只是不能動怒了。我不知道在我身上發生了什麼。現在沒有惡念臨於我了,即便我想要。……現在我所剩下的唯一感受就是喜樂──一種不可言喻的喜樂掌管了我的整個存在。」我告訴他,他被賜予恩寵的恩賜,只要他能保持自己的思想免於世俗的掛慮,他就會擁有這一恩賜。我告訴他,如果他這樣做了〔即,將自己的思想回轉到世俗的掛慮上〕,他就不會再聽到在他心裡所發出的耶穌禱文的字句了,之後,喜樂與平安就會漸漸由他的心裡消失。他會再次充滿由此世的首領所製造的繁瑣思想。我告訴他,如果他希望保持他被賜予的恩寵的恩賜,他就要不斷祈禱天主阻止源於惡魔領域的思想,因而保持他所感受到的喜樂與平安。

  一八、我們應如同喀琅斯塔得的聖若望那樣地祈禱:他專注地誦唸祈禱經文,當他感受到自己的心裡為某一詞句語所溫暖,他的靈魂就會充滿喜樂與平安,他會繼續以這一感受祈禱。
  我們誦唸祈禱經文時,應知道主看著我們,祂正在聆聽我們。當我們在祈禱時,某些東西「感動」心靈時,我們就應把握住它,努力保持這種感受。

  一九、我們受召祈禱、守夜、行善,但是,哪果我們不努力變得相似基督,所有這些就都是徒勞的。

  二○、靈修生活需要有警醒的心靈。這樣的心靈總是燃燒著愛火。當爭戰的時期來到時,我們為各種思想與掛慮所籠罩。這就是我們必須在我們的心裡轉向主、保持沉默的時候。如果我們不能立即捨棄擾亂我們的思想,我們就必須保持沉默。我們不應思想任何事。思考並不是我們要做的事。主知道我們能有什麼,不能有什麼。那時,當我們處於沉默之中時,我們的心思意念是平靜的,我們應給予它某事去做,好使它不致四處遊蕩。我們應祈禱。讓意念由心裡祈禱。這樣,我們就會漸漸習慣祈禱,祈禱會成為我們的習慣,就如同我們學會去做的任何工作一樣。以這種方式祈禱,不用言語,當主看到我們所做的努力,當祂看到我們尋找祂,想要與祂永遠在一起,祂就會賜予我們力量,那時,內心就會居於不斷的祈禱之中。那時我們會在做我們的工作的同時,聽到在我們內的祈禱。

  二一、我們知道主成了人,我們知道祂是人。祂來就近我們。祂來到我們近旁,不只在靈裡,也在血肉之中,因為我們是祂的親族。由於這樣,我們必須努力在我們的心裡接近祂。當我們經常想著某人,我們就開始愛那人。你明白嗎?如果我們很長時間毫不留意一個人,從不想到他,我們就不可能愛那人。
  讓我們以同樣的方式,時時思念主。我們知道一切力量都出於祂──我們為什麼還要求其他某人來幫助我們呢?有誰比祂更強有力呢?我們必須在我們的心裡尋求祂,因為祂就在那裡。祂從來就不遙遠。祂是生命的中心,是生命的動力。
  當我們尋求主時,我們的內心就開始燃燒起來。內心被溫暖了,如果我們的思想專注在一點上,專注是大有能力的,那時,內心之火就會變得越來越強烈,我們就會發自內心地做每一件事。在這之後,我們就會看到我們週圍的事物都改變了──人們的思想也開始改變了──所有這些都是因為由我們所發出的平安。我們看到我們週圍的人的思想實際上都在改變!人們在改變!他們在我們面前感受到善。也許他們先前在與我們爭戰,但是現在,他們卻感到我們發出平安。至於我們,我們現在不再回到「以眼還眼」,而是回到良善和藹的思想上。我們不再與他們爭戰。我們想要的是和平。當雙方互相交戰時,必須有一方為了和平而後退。我們就是那一方。畢竟主命我們要愛我們的仇敵。

  二二、當你在祈禱時,你必須留意於你正在誦唸的經文。這是你的注意力必須一直專注的地方。思想能攀緣各種圖像。我們在我們的思想裡想到任何事物。在這樣的狀態裡,我們可以認為我們看到了神視,可以完全確信我們看到的是真實的。我們不應這樣。我們的思想是非常分散的。諸聖教父說,我們可在祈禱期間思想的只有四件事。我們不要確切地思想它們,只要在思想中存有它們。這四件事是死亡、審判、天堂和地獄。
  每個人都應存念自己的死亡,將自己生命的終結放在腦海之中,或是至少意識到此生是非常非常短暫的。生命很快就會過去,老年會突然來臨。請看,第二次世界大戰就如同是在昨天發生的那樣,事實上,它已過去了四十年。四十年,幾乎是一個人的一生!因此,我們必須知道,意識到生命的短暫就是我們對死亡的意識。這是我們應思想的。
  我們將必須為我們所度過的生活交賬。我們要做出回答,就如同我們是如何利用我們被賜予的能力一樣。這一能力就是天主的德能與天主的力量。……我們將必須為我們在今生是如何幫助人的而負責。我們藉著在世上傳播平安與和諧而幫助人,還是製造混亂?為此緣故,我們必須一直努力完善我們的思想。
  死亡、審判、天堂和地獄。我們必須一直存念這些事。至於我們的注意力,必須集中在祈禱的話語上。
  主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向我們顯現。我們太軟弱了,不能識別來自另一世界的神視,我們沒有明辨力。這對靈魂是非常危險的。諸聖教父祈禱時經常從未有過任何神視。當靈魂不能由世界的任何地方尋獲安慰時,主就親自來安慰。這只有在極其需要時才會發生。

  二三、問:神父,我試著通過控制我的呼吸使我的意念降入我的心,就如諸聖教父所教導的,但是,我感到在我的心裡彷彿沒有地方,我感到某些如同光一樣的東西的壓迫,有些許的不適。我要怎麼做?
  答:這是因為你的意念根本沒有降入你的心裡,而是你自己產生的思想。這是危險的,這可能使人失去理智。有時,這也會發生在學生身上,有過多的血液進入他們的頭腦。在沒有經驗的靈修指導能向你解釋你要如何引導你的意念降入你的心時,你不應嘗試這樣做。今天,要找到這樣的一位靈修指導是很難的。你能做的就是要明白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天主而做的。當你意識到並接受它時,你就不再需要思考讓你的意念下降到你的心裡。
  你以為你的意念在你的心裡,但是,你的意念仍在它先前所在的地方,在你的頭腦裡。許多人自己修習耶穌禱文,卻喪失了他們的理智。

 

返回「《我們的思想決定我們的生活》總目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