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思想決定我們的生活(六)

六、悔改

  一、我們需要悔改。你看,悔改不僅只是去司鐸或聽告解神父那裡。我們必須使自己由思想的困擾中釋放出來。在我們的一生中,我們多次跌倒,〔在告解中〕在一位見證我們的悔改的司鐸前,揭露每一件事,這是絕對必須的。
  悔改就是生活的更新。這意為我們必須將自己由我們所有的消極的個性品格中釋放出來,轉向絕對善。除了不悔改之罪,沒有任何罪是不能寬恕的。

  二、有許多種眼淚。一些人因忿怒而流淚,一些人則是因怨恨另一人,另一些人則是因為他們受到了冒犯。一些人哀哭是因為他們失去了所愛的人。有許多種眼淚。還有悔改的眼淚,當人的良心告訴他,他犯了許多罪。當他意識到自己的有罪,他就哭泣了起來。這是天主恩寵的作為——靈魂的悔改,罪為眼淚所滌除。這些是悔改的眼淚,它們是來自天主的恩賜。當人意識到自己是有罪的,他就會逐漸使自己由此世的掛慮中,由他的自我中心中釋放出來,將自己的所有掛慮都放在主身上。他的靈魂受到貶抑,當此事發生時,它就處於恩寵的狀態。祈禱需要完全放下生活的掛慮,因為即便是些許的灰塵也會是我們的視野模糊不清,同樣,些許的憂慮也會在祈禱中干擾我們的專注。當我們與主結合在一起時,我們的靈魂是平安的,恩寵降臨在我們身上。處於恩寵狀態中的人欣然準備好為任何人哭泣。當他看到一個動物、一株植物、一個人受苦時,他就哭了。這樣的人總是準備好為整個世界而流淚。那意為天主的恩寵就在那人身上,他的眼淚就是來自天主的恩賜。那些是得救的眼淚。它們帶領靈魂達致成全。成全不能藉著憂慮此世之事而達致。主說過,我們不要以飲食、以此世的掛慮來重壓我們。

  三、我們經常發現,那些先前從不認識天主的人會比那些聲稱一生都很虔誠的人有更強的信德。當一個不認識天主的人醒寤過來,開始向天主祈禱時,他知道先前的生活像什麼一樣,他知道誰會幫助他在隧道的盡頭找到光明。

  四、我們所有人都不斷犯罪。我們都滑撲跌倒。實際上,我們都落入魔鬼所設的陷阱之中。諸聖教父與聖人一直都告訴我們:「重要的是,跌倒後立即就爬起來,繼續走向天主。」即便我們一天跌倒了一百次,也沒關係;我們必須爬起來,繼續走向天主,不要向後看。所發生了的這事已經發生了——它是過去的事。只要繼續前進,不斷祈求天主的助祐。

  五、記念我們所犯的罪,這並不意味著罪惡不被寬恕。這一對我們所犯之罪的記念只是警告我們,免得我們變得驕傲,再次犯罪。實際上,我們——不是天主——都是不能寬恕自己的。由於我們的罪,我們不能寬恕自己。罪惡被寬恕的真正標記是不再重犯它的事實,我們處於平安之中。我們如何度過我們一生的最後歲月也是很重要的。在晚年悅樂天主的生活抹去了年青時所犯的罪。

  六、我們人類總是收獲我們思想與慾望的果實。如果我們的思想與慾望是惡的,我們就不能收集善的果實。主論及自己的再來說:「我能找到信德嗎?」(參閱路18:8)為此緣故,當我們仍在此生時,必須努力改善我們的性格——我們要帶著這同一性格進入永恆。如果我們改正我們所有的邪惡道路,我們就有機會變得更好,但是,當靈魂進入永恆時,它就沒有能力為自己祈禱了。我一直不知道這些,但有一次,我有機會感受到我的靈魂將要離開我的身體。我感到我不再為自己祈禱了。有一個修士為我祈禱,但我卻不能:我悔改的時間結束了。

  七、在我們的國家與全世界,人們都在收獲他們思想與希望的果實。我們的慾望不是善的;我們的思想也不是善的。這樣的思想與慾望的果實怎能是善的呢?我們需要悔改,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悔改並不只是去司鐸那裡告解;靈魂必須由所有這些思想以及由於我們的放縱道路而克勝我們的悲哀中得到釋放。悔改是生活的改變,方向的改變,轉向絕對的善,將所有消極的事物拋在後面。真正的悔改是少有的,即便是在虔誠的人中間,為此緣故我們受苦良多。如果我們的人民要悔改,他們就不會經驗到他們如今所經歷到的痛苦。我們以我們的思想與慾望使我們的生活變得十分複雜。我先前並不知道這些,但如今我卻知道我要為一切事而受指責——為一切事!現在我們知道為什麼諸聖教父認為自己是所有人中最罪大惡極的人。

  八、當我們發自我們內心地為某事祈禱時,主會因祂是我們的天主與父而賜予我們(參閱瑪7:7-11)。我們必須在祈禱中堅固自己,在我們的國家裡一心一意。如果我們成功地做到這一點,我們就不會有敵人。當我們考察以色列人的歷史時,我們看到每當他們遠離天主時,他們的敵人就戰勝他們,但是,幾時他們真誠悔改之後,上主總是會幫助他們的。主一直與我們同在。

 

返回「《我們的思想決定我們的生活》總目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