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思想決定我們的生活(四)

四、論事奉天主,服務近人

  一、即便在我還是個孩子時,我就非常渴望事奉天主。即便是在那時,我就知道在此塵世,每一件事都是某種服事。父母關心他們的孩子,孩子關心他們的父母。每個人都服事其他某個人。就在那時,我決定我要事奉天主。因為祂是所有人、乃至全宇宙的父母,我們應事奉萬有中最大的那一位。作為一個少年,我非常想要這樣做。當我長大後,我知道我不能把此事告訴我的父母──他們決不會祝福我的──但是,當成年後,我進了修道院。
  我的母親在這之前很久就安息主內了,但是,我的父親仍活著,他對此表示反對。即便如此,當我將我希望能接受修道剃度的事告訴他,請求他祝福時,感謝天主,我的父親卻給予了我他的祝福。

  二、我們應彼此捍衛,因為我們都是兄弟──特別是我們這些有著同一信仰的人。在歷史上有一個這樣的例子。有一次,當君士坦丁堡的一個顯貴的官方使團被派到撒拉遜人那裡去協商和平事宜時,撒拉遜人想要說服基督徒不聽從天主的誡命。他們說:「為什麼你們基督徒不聽從基督的誡命愛你們的敵人,反而迫害殺死我們呢?」
  有一個名叫濟利祿的人是使團中的一員。他回答撒拉遜人說:「如果按某條法律,有兩條必須遵守的誡命,哪個人更是正義的呢?是那遵守了兩條誡命的人,還是只守了一條誡命的人呢?」撒拉遜人回答說:「當然是守兩條誡命的那人。」於是濟利祿說:「作為個人,我們寬恕我們的敵人,但是,作為團體,我們卻彼此捨命。因為主說,沒有比為一個人的近人而捨命更大的愛了。作為一個團體,我們彼此保衛,彼此捨命。你們的目標不只是在肉體上奴役我們,你們還想要在靈裡奴役我們。因此,這是合理的。」
  還有大聖若望尼基的例子。他是當了二十年的老兵。他是令人稱奇的──幾時他參加戰鬥,他都會取得勝利。他從未被戰勝過。他從未想過自己的生命,卻為他人捨棄自己的生命。主保護了他。後來,當他成為修士時,他成了大聖人,成了顯靈跡者。有許多神聖的戰士。聖王達味說:「罪惡蒙赦免,過犯得遮掩的人,是有福的。」(詠31:1)正義從未按自己的興趣行事,反而按同伴的興趣行事。

  三、我們在此塵世所做的任何工作都是天主的工作。但是,我們總是有保留地做,而非誠心誠意地做。不但天主不能對此表示容忍,人也不能。我們知道宇宙屬於天主,地球是天主的行星,一切都屬於天主,無論我們做了何種工作。
  無論一個人是否善良,是否虔誠,是否是具有獻身精神的工人,他都要為他所作的負責。我們不應過多地思想我們的長上是誰,或是我們的僱主是誰。我們應牢記的是,在此世上、乃至整個宇宙中的每一種工作都是天主的工作,應發自內心,毫無保留地做這工作。當我們這樣做時,我們能自己由我們內心的抵制中釋放出來。於是,我們意志的每一行動都會幫助我們的近人,從我們的家庭開始,無論我們在哪裡。因此,我們必須總是真誠的。那時,我們就會放射出平安、寧靜與愛來,相應的,我們也會被人所愛。我們要以我們的思想,使敵人、朋友、家人與近人受到吸引或感到厭惡。但是,人們通常會對此掉以輕心,結果受了許多苦。

  四、嚴厲的對待我們的近人是危險的。嚴厲只能達致某一點,它們只能停留在身體的節制的層面。一個人在他與人的關係上必須是和藹、溫柔而仁慈的。

  五、如果在每個家庭裡,都只有一個人熱心的事奉天主,那麼,這個世界上就會有如何的和諧啊!我經常記得甲姐妹的故事。她曾經常來與我交談,那時我仍住在圖瑪奈修道院。有一次,她和一個有組織的朝聖團一起前來,她抱怨說:「我無法再忍受這些了!人們彼此是如此的不和善!」她接著說她要找另一份工作。我建議她不要這樣,因為工作很少,有許多人沒有工作。我告訴她與她的同事休戰。「但是,我沒有和任何人作戰!」她說。我解釋說,雖然她在身體上沒有和人作戰,但是她正在思想中因著不滿她的位置而與同事作戰。她爭辯說,這超出任何人所能加以忍受的限度。我對她說:「確實如此,但是,你不能靠自己這樣做,你需要依靠天主的助祐。沒有人知道當你在工作時,你是否在祈禱。因此,當他們開始冒犯你時,不要以言語或是以消極的思想回應他們的冒犯。要試著甚至不要以你的思想來冒犯他們;向天主祈禱,求祂給他們派遣和平的天使。還要祈求祂不要將你遺忘。你會不能夠立即就做到這樣,但是,如果你總是這樣祈禱,你就會看到,隨著時間的過去,事情會有怎麼的改變,人們也會如何有所改變。實際上,你也會改變。」那時,我並不知道她是否留意我的建議。
  這是在1980年發生在圖瑪奈修道院的事。1981年,我被派到維托弗尼卡修道院。當我正站在柏樹下時,發現來了一群朝聖者。她就在那群人中間,她來到我面前,接受我的祝福。這是她對我說的話:「哦,神父,我不知道人們竟會如此良善!」我問她,她所說的是否是她工作中的同事,她說是的。「神父,他們都改變了許多,真太不可思議了!沒有再冒犯我,我也能看到在我自己身上的變化。」我問她,是否他與每個人都和平相處,她回答說,有一個人,她很長時間都無法與他和平相處。那時,當她閱讀福音時,她讀到主命我們愛我們的仇人的那段經文。於是她對自己說:「你要愛這個人,無論你是否願意,因為這是主命令我們做的。」現在,你看,他們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但願在每一個團體裡,無論是工廠還是辦公室,只有一個這樣的人!那將是通往平安的道路。只需要有一個人與天主保持著虔誠的聯繫,我們處處都會有平安──在家裡,在工作中,在政府中,在每一個地方。正是因著這樣的一個人的存在,我們由黑暗繁重的思想裡得到釋放。

  六、當我們與我們的同伴交談時,他們將自己所遇到的煩惱之事告訴我們,如果我們愛他們的話,我們會仔細聆聽他們。我們會為了他們所受的痛苦與苦難而同情他們,因為我們都是天主的受造物;我們都是天主愛的彰顯。然而,我們經常把這當成一種大負擔,因為我們為我們自己的掛慮、憂愁與軟弱所壓迫。我們需要由所有這些掛慮中得到安息,但是只有天主才能給予我們安息。祂背負了我們所有的軟弱。為此緣故,我們必須一直在祈禱中歸向祂。那是我們唯一的安慰之源。於是,我們會由我們的重擔、以及困擾我們近人的重擔之下得到釋放,因為我們要將所有這些都交給主。
  當我們更關心我們近人的掛慮與問題時,它們很快就成為我們自己的掛慮與問題。我們的思想立即就會專注在它們上。
  如果我們只以我們一半的專心聆聽我們的近人,我們當然不能夠給予他們回答,或是安慰他們。……我們分心走意了。他們講說,但是我們卻沒有專心於談話;我們沉浸在自己的思想裡。但是,如果我們給予他們全部的專注,那麼我們就會擔負起我們自己的與他們的重擔。

  七、如果我背負了超過我們能力所及的重擔,我們就必須立即轉向天主,要像這樣說:「主啊,我甚至無法忍受我自己的軟弱,現在,我必須背負如此這般的重擔。我不能應付所有這些責任。我無法自己完成這些,因為我感到自己不想應付它們,所有這些都更加沉重地壓在我的良心之上。我希望幫助我的同伴,但是,我卻沒有辦法。我的近人以為我不想幫助,這對我是一附加的重擔。」
  當我們發自內心地祈禱主,將我們的所有掛慮與麻煩──包括我們同伴的掛慮與麻煩──都帶到祂那裡,祂會從我們身上取過這一重擔,我們立即就會感到輕鬆了。因此,我們先前糾纏於我們自己思想的網羅裡,現在我們輕鬆了,有了平安,因為我們將一切都交給了主。如果我們沒有學會這樣做,那麼,我們每天就會越來越背負重擔,總有一天,我們甚至連和我們的同伴說話都不再能夠。為什麼?因為我們的重擔過載了。我們自忖:「你們離開吧!我只能應付自己的艱難──我不能處理你們的。」為此緣故,我們必須學會使我們的思想處於平安之中。因為我們的思想一旦開始壓迫我們,我們就必須轉向天主,將我們和我們近人的掛慮帶到祂那裡。我一直將我的問題與那些到我這裡來尋求建議的人的問題帶到主和祂的至聖聖母臺前,讓他們來解決。這就是他們要做的。至於我,我甚至連自己也幫不了。那麼,我還怎能幫助他人呢?

  八、當我們的近人帶著他們的煩惱來到我們這裡時,我們也參與其中,但是,如果我們不知道如何獲得清鬆──將我們所有的軟弱以及我們近人的軟弱交給主──那麼,我們就會在我們自己的思想與心靈裡背負這一沉重的負擔,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們會受到無法忍受的壓迫,變得焦慮不安。我們就會成為易怒的;我們無法堅持自己的立場,更不用說我們週圍的其他人了──我們的家庭成員,當然還有我們的同工。我們的生活變得悲慘而緊張,我們的神經將會緊綳。這是因為我們沒有教會我們自己釋放我們的思想。當我們的思想處於平安之中,我們的肉體也會獲得安息。

  九、我們的計劃和興趣經常會干擾我們的生活。我們定下所有這些計劃,相信我們決不會在任何事上取得成功,除非我們細緻地安排一切。我們確實必須按我們的良心所告訴我們的,設法去做每一件事,但是,我們不應倉促地做任何事情。正是在我們匆忙之時,敵人誘騙我們。在匆忙之中,我們就不會意識到自己是否說了什麼冒犯我們同伴的話,或是我們是否忽略了他,因為我們沒有時間考慮到他;我們過份忙於在我們的頭腦裡考慮我們的計劃。這樣,很易於干犯我們的近人。當我們干犯我們的近人時,我們實際上就是在干犯天主,因為天主無所不在。祂就居住在每個人的靈魂之中,就住在我們每一個人內。我們對我們同伴的關係確定了我們對天主的關係。
  似乎我們並沒有明白一件事:對那些愛我們的人還之以愛,對恨我們的人還之以恨,這並不好。如果我們這樣做,我們就沒有行走在正道上。我們都是光和愛之子,我們都是天主的兒子,都是祂的孩子。同樣,我們必須擁有祂的特徵,以及祂對眾人的愛、平安與慈愛的屬性。

  一〇、任何一種工作都是天主的工作。每一任務都應發自內心地來做,因為我們不是為人,而是為了天主工作的。天主無所不在。整個地球都屬於祂;整個宇宙都是祂的。無論你們的老板是誰,無論他是否是個很好地管理他的公司的人,我們都必須為了天主而做我們的工作。因為當我們為天主而工作時,我們的心靈與理智都是敞開的,但是,當我們不這樣做的話,我們會這樣說:「我並不是為他而工作;他是個一無是處的懶人,整天坐在那裡,但他的收入卻高於我。」這就是我們沒有發自內心的做我們的工作的標記。主說:「你既然是溫的,也不冷,也不熱,我必要從我口中把你吐出來。」(默3:16)我們必須要麼是熱的,要麼是冷的。

  一一、主以某種目標及心中的計劃,召叫我們每一個人存在。連在這地球上的每片青草的葉子都有某種存在於此世的使命,對於人類,這更是多麼正確啊!然而,我們經常妨礙干預天主的計劃。我們擁有接受和拒絕祂的旨意的自由;天主就是愛,祂不希望由我們身上除去這一自由。我們被賦予完全的自由,但是,由於我們的愚昧,我們經常有許多無用的願望。

  一二、父母總是希望孩子幸福、滿足,並為了他們所做的一切與犧牲而對他們心存感恩。因此,當他們看到他們的孩子心情惡劣、不知感恩時,他們就很難過。我們的天父也是一樣。祂賜予我們一切,但是我們總是不滿足而又沮喪。我們沒有為一切感謝讚美天主,卻只是用我們的嘴唇表達我們的感謝,我們的內心卻是冷淡的。喜樂是感恩,當我們喜樂時,這是我們能對主獻上的最好的感恩表達,祂將我們由憂傷和罪惡中拯救出來。

  一三、對天主的敬畏並非如同動物那樣的對此世的懼怕。我們的懼怕就像這一樣,我們必須努力克勝這種懼怕。這樣的懼怕出自陰府。我們的生活充滿了懼怕。我們懼怕明天會發生什麼,將來我們會遇到些什麼……。這就是如同動物一樣的懼怕。對天主的敬畏是當你愛祂,當你真正以你的全部心靈愛祂,你就努力決不冒犯或使祂難過──不但以你的行動作為和言語,而且也以你的思想。你努力在你所做或所說的每一件事上取悅於祂。這就是對天主的敬畏──害怕做任何可能使我們的父母難過或冒犯他們的事。

  一四、當我們在許多人中間,在我們的工場裡說話,人們經常在那裡爭論,特別是在大型會議上。要讓其他人說出他們的想法。我們應保持沉默。如果你絕對必須說些什麼,那麼,你說,卻不冒犯任何人的尊嚴。最好不要參與其中。你要處理好自己的事,努力使自己保持平安。
  我經常發現我想要捍衛正義,但似乎結局對我而言卻總是不正義的。……我們能捍衛正義,但是我們能行正義嗎?主知道祂為什麼要允許不正義發生。我們不會以我們的言語阻止不正義。我們只會以言語冒犯某人,更使他傷害其他人。我們以為我們是在保衛某人,但是,實際上,我們只是使事情變得更糟。如果人處於邪惡之神的權勢下,這樣的人會生出邪惡來。我們要以我們的言語防止這樣的事嗎?正相反。即便我們說了什麼,想要保護某人不受不公正的對待,我們也並不是在照顧那人。我們所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轉向天主,唯有祂才是施予正義的。
  有一次,在某個基督徒的聚會上,有許多宗教團體的代表在場,有一個中國人出席了其中的一次會議。在那裡的每個代表都給出了他的論證與信念,但是,那個中國人卻只是坐在那裡,一言不發。會議結束後,他們問他:「你為什麼不說出你的觀點或主張,認同或反對其他人的某些觀點呢?哪怕只是說一些東西,為什麼你不這樣呢?」他回答說:「我一直在祈禱天主。我求祂自己以最好的方式解決問題。我祈求我們達致一個決定,一個能使每個人都獲益的決定。」這就是我們應如何捍衛正義的方式。不是以言語──言語只會激怒人,使他更加傷害其他人。我們必須轉向全能者,祈求萬有的君宰,一切都會順利的。

 

返回「《我們的思想決定我們的生活》總目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