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思想決定我們的生活(二)

二、論家庭生活

  一、聽命具有建設性,固執己見具有破壞性。孩子應學會聽命於父母,就如同聽命於天主一樣。他要終生記住父母的話,他要一直尊重自己的長輩,不只是比他年長者,也包括比他年青者。他要對每個人都良善殷勤。不幸的是,只有很少的家庭這樣教養孩子。

  二、邪惡之神會妨礙孩子們的心靈,……並試圖擾亂他們。孩子應受教聽命,特別是在十五歲以前,因為那是孩子的性格形成期。以這種方式,受教的性格特徵將在孩子的一生中保留下來。父母應教導自己的孩子在這一時期絕對的聽命。當父母說某事時,孩子的回答應是「阿們」。但是,不幸的是,今天的父母都不知道這些,他們教導孩子的完全與之相反。他們就這樣長大了……

  三、如果父母說「待在這裡」,孩子就必須待在他們告訴他的地方。但是孩子畢竟是孩子,他不可能靜靜地坐在一個地方。父母常常會為了孩子的不聽命而打他們。但是,這並不是教導孩子聽命的好方法。可能有時需要責打,但必須是出於愛,必須要讓孩子感受到愛。父母決不能因怒氣而打孩子。因為如果你想要在發怒時改正某人,你會一無所成。你只會傷害那人和你自己。如果你想要帶領某人走上正道,給予他教導和建議,那麼,你必須先謙卑自己,懷著許多愛與那人說話。他會接受你的建議,因為他會感受到這建議是滿懷著愛而給予的。但是,當你想要不惜一切代價按自己的方式行事,你就會一無所成。在孩子身上就是這樣產生抗拒的。當孩子不聽命時,責打並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四、我在一本醫學雜誌《Elixir》上讀到,有一個精神病醫生曾說過,眼淚勝過三十片鎮靜劑。它們比藥更能使神經放鬆下來。眼淚對大人非常有益,對孩子亦然。在大聲痛哭後,孩子常常會平靜下來。

  五、1936年,我住在貝爾格萊德的一個家庭裡。實際上,他們有德國血統。丈夫是個德國人,妻子是德國人或斯洛文尼亞人。那時,他們有一個兩歲大的孩子。他還沒有學會走路。母親會將孩子放在床上,肚子向下,孩子會哭。我對她說,「你為什麼不抱他一會呢?他在你的懷抱裡會感到舒服的。」那女人回答說:「哦,不。我不想讓他習慣被抱著,因為他會一直要我抱著他的,我不可能什麼事都不做。」她還說:「哭對他的肺有好處;他越是哭,肺就會變得越強壯。他會自己停下來不哭的。」事情就是這樣的。孩子玩了一會,又哭了一會,之後,就不哭了。其他的母親只要孩子一發出嗚咽聲就將他們抱在手裡哄他們。
  我記得當我還是孩子時的情形。我多病而又發育不良,因此,大人們總是將我抱在手裡,帶著我到處走。直到我十二歲時,我都不能吃任何油炸的東西。我一直守齋,他們不知道要拿我怎麼辦。當我的祖母感到焦慮時,就罵我,但是我仍然不能吃。那時,我母親會給我其它東西吃,這確實令我煩擾。過多的關注會刺激孩子。孩子應知道父母愛他們,但父母不應溺愛他們。孩必須受教為生活做好準備,也要為獲得天國做好準備。他必須學會如何做一個光明之子。

  六、八年前,有一個人到我這裡來,看上去很悲傷。他的眼裡滿是淚水。我問他:「你怎麼了?」那人有兩個兒子。其中一個是醫藥學的學生,他已兩年沒有去上課了。在他身上沒有絲毫的喜樂;他已喪失了生活的意願。這男孩已徹底混亂不堪了。我告訴他,不要擔憂,每天帶他的兒子到貝爾格萊德附近的阿瓦拉山上跑步,特別是在平日,那時那裡很少有人。那男孩只是非常疲憊,學校的各種壓力令他筋疲力竭。那父親問,是否他可以帶孩子來見我,我說不需要。我說,當我到貝爾格萊德來時,我們會談談。
  有一天,我們在貝爾格萊德郊區的巴諾沃•布里多的聖格奧爾基堂前見了面。那孩子感覺非常好,一點也沒有他先前的精神萎靡與冷漠。他的身體需要氧氣,為能供給大腦所需。

  七、就在今天,一個女人和她的兒子前來。她先前到這裡來過,她總是抱怨她的媳婦,我對她說:「你的媳婦還年青。她尚不知道必須愛婆婆如同自己的母親一樣。但是,你年紀更大,你必須好好想想這一切。」
  在這個世界上,婆婆不喜歡自己的媳婦,即便她們都是非常好的女孩,這是非常普遍的事。也許她並沒有指出這一點,但是,婆婆通常都對自己的媳婦不滿意。媳婦並不知道她必須為自己的婆婆祈禱,求主給她派一位天使來指引她的腳步,也要求主給她力量,好能愛她的婆婆。相反,她對婆婆的想法作出了反應,於是戰爭就開始了。
  你看,現實中的每一戰爭都是由思想開始的。人們先是不能彼此容忍;之後他們開始彼此毀滅。無論如何,這個可憐的婦人不能理解我試圖告訴她的。我能看出她非常痛苦悲傷,因此我不得不花很多時間與她在一起。我告訴她:「不妨試試看,如果你沒有其它辦法。當你的媳婦惡待你時,你要求主給她派遣一位天使,帶領她,你還要求主不要忘記你。求祂將這一重擔從你身上除去,好讓你不致對你的媳婦存有消極的想法,不但是對她,也對所有冒犯你的人。你要祈求主,求祂賜予你力量愛每一個人。當你的思想變得寧靜平安時,你就會看到你週圍的事如何發生改變了。你的媳婦也會改變。你知道嗎?實際上你在生理上傷害了她,彷彿你在打她一樣。你一直在這樣做。你不需要在身體上打她。你不能忍受想到她,這就足夠了。若是這樣,在你的家裡就不會有平安。你的兒子,她的丈夫──也不會有平安。你要試著愛她。我知道這很難。……但是,你知道你為什麼不喜歡她嗎?」我問。她回答說:「不知道。」「好吧,這是因為她從你那裡帶走了你的兒子。他不再是你的了,就像他還是個孩子時那樣。男人自己要依附於他的妻子。母親希望自己的兒子結婚,當他結婚時,母親會高興。但是,在這之後,她會受許多苦。如今,兒子向著自己的妻子。他不再像過去那樣地關注在母親身上了。思想的戰爭就在此時開始了。你會一直進行這場戰爭,但是最終你會戰敗。你要試著按我告訴你的去做,你就會看到事情會如何非常迅速地發生改變。」

  八、我們的年青人也已受到了玷污,特別是知識份子的孩子。他們(知識份子)沒有足夠的時間花在他們的孩子身上,結果導致孩子變得非常任性。
  我是個早產兒,作為一個嬰兒,我還未發育完全。我不能吃,我的母親一直照顧我,直到我三歲的時候。後來,我無法吃油炸的食物。甚至如今,我仍不喜歡喝牛奶或是吃雞蛋。但我父母卻很難讓我遠離糖果。直到我大約二十二歲時,我才不吃糖果,因為我過度喜愛糖果。今天,我仍會時不時地吃一口甜的東西,但是它已不像先前那樣地吸引我了。
  當孩子想要這、想要那時,他的父母滿足他的每一要求時,這就是一個問題了。於是,當孩子長大後,他們仍希望每個人都順從他們的願望。你看到過這樣后嗎?甚至連國王與王后都沒有受到這樣的對待!
  在年幼時的每一願望都受到父母的滿足的知識份子的孩子不知道想要些什麼,因此,最後許多人成了崇拜撒殫的人。他們已經嘗試過一切事物了,如今,他們公開事奉撒殫!他們中的許多人甚至自殺了──但願天主保護我們免於這一可怕的罪惡!由於他們不能活出他們的生活,他們不能關心他人,不能擁有自己的家庭。我們不能指望他們會有一個好的未來。

  九、我們的父母如何知道我們是否是好孩子,並愛他們呢?如果他們看到我們尊敬並聽從他們所說的話。

  一、父母為了每一件小事而責罵他們的孩子。彷彿他們並不知道如何和藹平靜的與他們交談。當父母需要管教孩子時,孩子必須感受到在嚴厲的背後有愛。當他們一犯錯誤就懲罰他們,這是個大錯,因為那樣做將一無所獲。我們必須先平靜下來,之後,要滿懷著愛,告訴孩子他做錯了事,必須接受某種懲罰。如果同樣的事再次發生,孩子要受到更重的懲罰,他要以這種方式受教。

  一一、有一位老婦人,一位祖母,她曾在1980年代定期到我們這裡來。她告訴我,她的兒子和媳婦因她上教堂而批評她。她問我該怎麼辦。我告訴她:「你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在你的家裡保持平安。沒有人會將主從你的心裡趕走,因為祂一直都在那裡。事實勝於雄辯。」

  一二、天主的神性藉著我們的父母或老師或僱主在我們內工作。如果我們需要糾正孩子的行為,我們必須懷著大愛與專注這樣做。如果我們只是想要改變孩子的生活,我們就已經在我們的思想裡責打他了。在多年擔任修道院院長期間,我注意到了這一點。有許多次,我會看到一位弟兄行為不當,我一想要糾正他,就會感到我在責打他!
  我們的思想極具洞察力,它們具有很大的力量。父母的思想尤其是這樣。父母必須要有容忍,要寬恕一切。只要我們具有良善仁慈的思想,我們就能幫助他人。如果我們具有要糾正他人所犯過錯的想法,那就如同打了他們一樣。不論人與我們如何親近,他都會因我們以我們的思想打了他而遠離我們。我們相信這樣的思想一無所是!

  一三、在我們的家裡,經常因為妻子和母親違反聽命於她們的丈夫的誡命而沒有同心一意。天主想要讓已婚的人都能同心一意。他們因違背天主的誡命而在他們的家裡製造出地獄的氛圍。

  一四、如果在家裡有一個真正祈禱的人,這將具有極大的意義。祈禱吸引天主的恩寵,家裡的所有成員都會感到它,即便是那些內心變得冷淡的人也會感受到。你要不斷祈禱。

  一五、你會自己看到一個人如何能在家裡製造和諧或不和諧,這取決於一個人所具有的思想與願望的種類。如果一家之主背負著憂慮,老是想著某些困難,那麼,在那個家庭中的平安就會受到擾亂。家裡的所有成員都會變得沮喪;他們沒有平安,沒有安慰。一家之主必須向家裡的所有成員發射出美善來。這就是我們的「思想機器」工作的方式。
  在我年青時,我不知道我們決不應對我們肉身及屬靈的父母存有消極的思想。我們決不應傷害他們,即便是在我們的思想裡。那時,我不知道對他人的羞辱對我們所有人都會產生消極的結果。由於在我的思想裡傷害了我的父親,我受了許多苦,我還沒有能夠為此做過足夠多的懺悔。在他的一生中從未病過,因為他總處於平安之中,他內心的各個器官的運作都沒有受到壓力。當一些人羞辱他時,他從不放在心裡──他是個寧靜溫和的人。我很高興能繼承他的這一性格。

  一六、有一次,一個女孩來看我。她的父母都是醫生。她來維托弗尼卡,向我詢問了許多事。她非常愛她的父親,但卻不愛她的母親。我問她為什麼,她回答說,她的母親總是想要個兒子。……我請求她不要對她的母親發起戰爭,她在她的胎中孕育了她,生下了她,撫養她長大,……。現在這個女孩是她母親生活中唯一的安慰。她兩次離家跑到一座修道院,但她的父親將她帶回家裡。我告訴她,不要讓她的父母難過,要忍耐,因為一個人即使沒有穿上修道聖衣,仍可以是一個修道人。主並沒有要我們穿上聖衣──祂要我們良善仁慈。

  一七、我們懲罰我們的孩子,但我們實在沒有權力這樣做,因為我們沒有以相稱的方式教導他們。有一位女醫生不久前寫信給我,說:「我的丈夫,他也是一位醫生,我們有一個兒子。我們的兒子已毀了三輛車子──感謝天主,他仍活著。現在,他想要我們再買一輛車給他,但我們只是沒有錢。當我們上班回家後,他就用暴力搶走我們的錢。我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我告訴她,除了他們自己外,不應指責任何人。他們有一個兒子,他們從小就滿足兒子心血來潮的各種想法。當他還小時,他的要求還很小,但是現在他長大了──因此,他的要求也跟著長大了。如今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對他們的兒子付出更大的愛與更大的關心,這樣他就能醒寤過來,意識到他的父母所想的只是他的興趣。除了愛以外,沒有其它的辦法。由這個例子,你們可以看到,我們如何才能以我們的思想,改善我們的生活,以及那些親近我們的人的生活。我的希望是,你們也能如此。

  一八、你看到了嗎?身體與屬靈的父母的能力多麼大。我有許多次看到身體與屬靈的父母的預言在他們的孩子的生活中成真。
  有一次,我非常震驚地得知某對夫婦竟然以他們的思想殺死了他們的兒子。他們的獨生子是個虔誠的孩子,他從小在信仰內長大。他就如同一位天使一樣,擁有難以置信的良善。有一次,他鎮上的一個女孩前來請求他的幫助。事情是這樣的:她由某人懷孕了,她想要讓這個年青人娶她,因為她的父母兄弟都是嚴厲的人。一旦她懷孕的事開始明顯了,她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自殺。這個年青人同意締結婚約。他們商定在孩子出生、學會走路後,他們就離婚。由於那是一個小鎮,這件事很快就成了眾所週知的事,那個年青人的母親不能承受這樣的羞辱。另一方面,父親說這是這年青人的生活,而非母親的生活,但是那母親卻不聽。她說:「我不想看到他活著。」事情真就這樣發生了。過了一段時間後,她兒子在一場摩托車事故中身亡。車禍後,那位幾乎發狂的母親來到我這裡。我告訴她:「是你自己殺死了你的兒子。一個人的思想具有非常大的能力。你說你不想看到他活著,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有時,我們的父母錯了,但對於我們,他們的孩子而言,他們卻是對的,因此,我們必須聽從他們。於是,他們的祝福就會降在我們身上。

  一九、顯然,對有愛的人,所有門都是敞開的。即便在時時有許多人喪生的戰爭中,主仍奇跡般地保存了那些愛父母的人,無論是愛屬靈的父母,還是愛生身的父母。如果我們對父母懷有這種愛,世界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我們所有人現在所要做的就是祈禱,主會幫助我們,並賜予我們力量的。

  二、主為我們敞開了道路。祂將自己的旨意啟示給了我們。祂的旨意經常藉著我們的父母賜給我們,一切都會順利,我們都會得到祝福,但是如果我們反對他們,那麼事情就不會對我們有好處。生命會繼續向前,但絕大多數是向後。例如:你與一個女孩陷入愛河,想要娶她為妻,但是你的父母卻建議你不要結婚,說:她不適合你。他們為你找了另一個女孩。但是你卻不聽;魔鬼就已奴役你了,你就不會聽任何人的勸告了。因此,你去與這女孩結婚,最初一切都相當令人滿意。過了一段時間,你們就會彼此厭煩了;夫妻的關係已死。
  最好的婚姻是父母為自己的孩子安排的,並且男女之間的年齡差別不太大。夫妻雙方並沒有計劃;他們在自己父母的祝福下進入婚姻的結合,一切都會順利的。婚姻並非玫瑰花床!相反,它是痛苦的生活。在婚姻中,你被套上犁,你必須拉,打擊使你不斷向前。孩子需要你照顧。你必須撫養他們。你必須拉犁,無論你是否願意。當你單身時,你就不這樣想了。現在你必須不只想著自己,也要想著他人。

  二一、有兩個兄弟,他們的母親是位善良和藹的婦人,她總是對他們說要尊敬他們的父親,雖然他對他們而言,並非一位好父親。她說,這就是他們獲得天主祝福的方式。他們如今已是成年人了,他們都不允許任何人說他們父親一句壞話。他們的童年都很坎坷,但是他們卻有天主的祝福,他們都充滿了活力。他們都非常感謝天主。
  天主正是藉著我們的父母賜予我們生命恩賜。他們必須為他們自己的行為作出回答;我們不會為他們作答。我們必須要回答的是我們是否尊敬他們。在我們的家裡的情形非常糟糕,因為如今即便是小孩子都反對自己的父母,頂撞他們所說的話。為此緣故,對我們而言,情況非常之糟──年青人不再尊敬自己的父母。在世界上,到處都是這樣。

  二二、達陡神父的一位訪客說:「一位老太太問達陡神父,為使她的孫子們能變得虔誠,她要做什麼。」
  「達陡神父回答說:『他們的祖母總要是溫柔而良善的;她絕不應發怒,總要是高興的。她要聽從每個人,因為沒人會聽從她。也許孫子們不會變得虔誠,但是有一天,他們會記起他們的祖母,對她的記憶會使他們成為更好的人。』」

  二三、由於人的墮落,事物的自然秩序已變得混亂。按自然而言,萬物有一個秩序,但是,人卻是一片混亂。萬物都被紐曲了,都翻轉了過來。由於我們的不聽從我們天父的誡命,我們喪失了自然的秩序。為了重建這一秩序,我們必須實踐節制。
  節制是針對每個人的,而非只針對修士。對於夫妻,若他們的婚姻只意為著肉慾的滿足,那麼,婚姻就不是合理的了。他們要因沒有節制而在天主前作出回答。當然,就如宗徒所說,他們不應長時間彼此節制,免得魔鬼欺騙他們,但是,他們應經雙方同意而實行節制(參閱格前7:1-6)。已婚的人應在齋期與大瞻禮上節慾。

  二四、一個人可以很容易從天堂跌落到地獄裡。幾年前發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一對已婚夫婦來見我。顯然,天主賜予他們容貌俊美;我從未見過更俊美的夫妻。那時天氣很冷,我們在小聖堂裡舉行彌撒。當禮儀結束時,他們想要和我說話。他們說:「我們有一些問題。」我聽了他們所說的。事情是這樣的,他們彼此相愛而結婚,相敬如賓地一起平靜生活了好幾年。在他們家裡的氛圍就如同天堂一樣。但是,近來,他們卻開始為每一件小事而發生爭吵;他們的家裡不再有平安。更糟的是他們有一個六歲大的兒子。孩子是他們當初前來見我的原因。他們說,孩子完全疏遠他們,甚至不想和他們說話。他只想與爺爺奶奶在一起。「我們給他買他想要的一切,但是他總是沉默不言。我們給他買玩具、衣服與糖果,他只是把它從我們這裡奪過去,把它撕碎,或是用腳踢它。之後,他就去爺爺奶奶那裡了,留下我們獨自待著。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此外,他是個健康正常的孩子。他不想和我們──他的父母──做任何事。這一切是為什麼?」我對他們說,很顯然,孩子並不想要這樣的父母。他不斷尋找他的爸爸媽媽,但是他們卻找不到。我對他們說:「你們曾很幸福,因為你們有你們父母的祝福。你們的父母完全不反對你們的結合;相反,他們甚至在你們彼此相見之前就安排了你們的婚姻。因此,你們有你們父母的祝福,你們的婚姻是出於愛,在你們的結合內有平安。你們的家就如同樂園一樣。現在一切卻出了問題──這是因為你們自己的思想。直到最近,你們都滿足於你們的所有,你們沒有沉湎於幻想之中;但是,現在,你卻滿懷肉慾思想去看其他女人,你將自己的心給了這些女人。你的妻子也這樣看其他男人,將自己的心給了他們。現在你們只是在肉體上在一起,在靈裡卻不在一起。你們的心靈四處遊蕩。感謝天主,你們沒有越婚姻誓願的雷池一步。你們的孩子感受到了這一切,他不想要這樣的父母,因為不但你們彼此偏離,你們也使你們的孩子疏遠你們。你們自己已以你們的思想在你們的家裡造了地獄。……雖然父母都在,卻又不再擁有他們,這是非常痛苦的。你們要彼此回頭。」我對他們說,「像你們曾經那樣的生活。那麼,一切都會再次好起來的。」

 

返回「《我們的思想決定我們的生活》總目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