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基督內的生活 第一部分

 

  天主,祢將祢的真理與祢的真實向我敞開。祢在各種學科裏教導我,藉此給我開啓所有信德的、自然的、人類知識的財富;我認識到祢的話語──天主聖言──「直穿入靈魂和神魂」(希4:12)。我研習了規範人思想的法律,它對智慧的熱愛,言語的形成與美好;我部分地明瞭了本性的奧跡,她的法律,受造世界的深不可測及它們的運行;我知道地球上的人口;我本人與地球上不同的人相識,我認識知名人士及他們的工作,他們都一個一個地經過此世;我部分地研究了自我認識以及如何走近祢的偉大學問;總而言之,我懂得了許多許多事情──「你已見到許多人類不能理解的事。」(德3:23)今後,我還要學會很多知識。我有許多不同內容的書,我一遍遍閱讀它們,但是,我仍不滿足。我的神魂仍渴望更多的知識,我的心靈感到不滿;它感到饑餓,它並不能由理智所獲得的所有知識得到完全的快樂。它何時才能滿足呢?當「我因我的正義能享見你的聖顏,願我醒來得能盡情欣賞你的慈面」(詠17:15)時,它才會滿足。在此之前,我會一直感到饑餓。主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但誰若喝了我賜與他的水,他將永遠不渴;並且我賜給他的水,將在他內成為湧到永生的水泉。」(若4:13-14)

  聖人們是如何看到我們以及與我們的需求的?他們是如何垂聽我們的祈禱的?讓我們做以下的比較:假設你被移植到太陽上,並與太陽合而為一。太陽以其光芒照耀著大地,它照耀著地上的每一粒微塵。在這光明中,你也看到大地,但是,與太陽相比,你是如此渺小,可以這麼說,你只形成了一條光綫,還有無數這樣的光綫。由於這光綫與太陽是一體的,藉著太陽,它緊密地參與了對整個世界的照耀。同樣,聖人的靈魂與天主合而為一,就如同與屬靈的太陽結合一樣,他們藉著光照整個宇宙的屬靈太陽,看到所有的人,以及祈禱者的需求。

 

※  ※  ※  ※  ※

 

  你是否學會了在任何時候都看到天主就在你前?──祂是永遠存在的理性,是生活而又充滿活力的聖言,是賦予生命的聖神。聖經是理性、聖言與聖神──三位一體的天主的領域。祂在聖經中,清楚地彰顯了自己,主說:「我給你們所講論的話,就是神,就生命。」(若6:63)諸聖教父的著作也是在人的精神的合作下、具有位格的理性、聖言與聖神的表達。另一方面,普通人的著作則是人類墮落精神的表現,執著於罪、惡習與情慾。在聖經中,我們面對面地看到了天主,也看到了我們自己。人啊,你要藉著聖經認識你自己,並要常行走在天主前。

  你自己就會明白,人在其話語內並沒有死;人在其話語內是不死的,它在人死後仍會說話。我會死,但我在死後仍會繼續說話。在活人中間有多少這種不朽的話語,都是由那些已死了很久的人所留下的!有時,這話仍活在全人類的口中!連一個普通人的話語都會如此持久!天主聖言更要如此。它會存留直到永遠,它會永遠活著,永遠起作用。

 

※  ※  ※  ※  ※

 

  由於天主是具有創造力的、生活的、且賦予生命的智慧,那些在思想裡背離了具有位格的智慧,而專注於屬世、易朽壞的事物上的人,他們就重重地犯了罪,他們使自己的靈變得物質化。若人在神聖的禮儀中,或是在他們個人的祈禱中,使自己的心靈離開天主,而遊蕩於教堂外的不同地方,這樣的人尤其有罪。他們大大冒犯了天主,在這樣的場合下,我們的心靈本應集中在祂身上。

 

※  ※  ※  ※  ※

 

  守齋與祈禱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我們要如此努力地行這些善工?它們淨化我們的罪惡,引領我們達致屬靈的平安,與天主結合,成為天主的兒子,使我們放膽侍立在天主臺前。守齋以及發自一個人內心的懺悔,確實有重要的理由。勤勉認真的勞作會獲得無法估量的賞報。我們有多少人像兒子愛父那樣地愛天主呢?我們有多少人敢於不受譴責、而又放心大膽地呼求在天之父說「我們的天父」呢?難道不正相反嗎?我們的心靈已被此世的虛榮殺死,貪戀此世的事物與享樂,無法用兒子的聲音呼求天主。難道我們的天父沒有遠離了我們的心靈嗎?相反,難道我們不應想像一位報復的天主嗎?因為我們離開祂去了遙遠的地方嗎。的確,由於我們的罪,我們所有人都應受祂的義怒與懲罰,祂對我們多麼含忍而又寬容,並沒有將我們剷除,像祂對待那不結果的無花果樹那樣,這實在令人驚奇。讓我們急速懷著悔改之情,含著眼淚,平息祂的怒氣。讓我們進入我們自身之內;讓我們嚴格地思想我們的不潔之心,我們就會看到有多少不潔阻礙天主恩寵的到來。只有這樣,我們才會意識到我們在靈裡已經死了。

 

※  ※  ※  ※  ※

 

  仁愛的主就在這裡:我怎能讓惡的陰影進入我的心裡呢?但願一切惡都在我內全然滅絕;但願我的心為善的甘飴芬芳的香液傅抹。但願天主的愛戰勝你,可憎的撒殫,是你煽動我們向惡。惡對心靈和身體都是致命的。它燃燒、粉碎、折磨人。沒有一個被惡束縛的人膽敢接近仁愛的天主的寶座。

 

※  ※  ※  ※  ※

 

  在祈禱的時候,我們必須降伏我們的心,使之轉向天主。祈禱不應是冷淡、詭詐而又虛偽的,也不應是口是心非的;否則,我們的祈禱,以及我們為領聖事所做的準備,又有什麼用處呢?聽到主忿怒的聲音:「這民族用他們的口接近我,用他們的嘴唇尊敬我,他們的心卻是遠離我。」(瑪15:8)這對我們有什麼益處呢?

  因此,當我們站在教堂裡時,不要處於屬靈的冷淡狀態,但願我們每一個人在這樣的場合裡,都要內心火熱,向著天主而辛勞努力。若人出於習慣,冷淡地從事某樣工作,對這樣的工作,即便是世人也不太重視。天主要我們將我們的心交給祂,「我兒,將你的心交給我」(箴23:26),因為心是人最重要的部份──即他的本質。更有甚者,心就是人自身。因此,凡沒有以全心祈禱或事奉天主的人,他根本就沒有祈禱,因為在那一情形下,只有他的身體祈禱,沒有心靈的肉體無異於塵土。要記住,當你站立祈禱時,你就是站在天主臺前,祂洞察每個人的心靈。因此,可以說,你的祈禱應是全心全靈的。

  天主的聖人們甚至在死後仍活著。當我站在教堂裡時,我經常聽到天主之母是如何歌唱她在領報之後在她的表姐依撒伯爾家裡所唱的那首美妙動聽的聖歌。在其它時候,我聽到梅瑟所唱的聖歌;主的前驅的父親匝加利亞所唱的聖歌;先知撒慕爾的母親亞納所唱的聖歌;三聖童所唱的聖歌;米黎盎所唱的聖歌。真到今天,有多少新約的神聖歌手令天主整個教會的耳朵喜悅啊!神聖的禮儀呢?聖事呢?儀規呢?是誰的靈在那裡,感動觸碰我們的心靈呢?是天主聖神,以及祂諸聖的神。這就是人的靈魂不死的證明。怎麼這些人都死了,但他們卻仍在死後指引我們的生活呢?他都死了,但他們仍在說話,教導並觸動我們!

 

※  ※  ※  ※  ※

 

  就如同肉體需要呼吸,若無呼吸,肉體就不可能生活,同樣,靈魂若沒有天主聖神的呼氣也不能真正生活。就如同肉體需要空氣,靈魂也需要聖神。空氣就是聖神的一種寓像。「風隨意向那裡吹,你聽到風的響聲,卻不知道風從那裡來,往那裡去:凡由聖神而生的就是這樣。」(若3:8)

  當你面對誘惑要犯罪時,要記得罪惡大大激怒天主,因為祂憎恨邪惡。「作惡的人,祢必厭惡痛恨。」(詠5:6)為了更好地理解這一點,設想有一位正直而嚴厲的父親,他愛自己的家人,盡他所能地使自己的孩子們變得正直不阿,為在後來用他親自以千辛萬苦為他們準備的巨大財富來回報他們的善行。然而,這位父親卻悲哀地看到,孩子們卻無視他的愛,既不愛他,也不在意他用愛為他們準備的產業,反而選擇過浪子的生活,急急忙忙地走向毁滅。要記得,「罪惡完成之後,遂生出死亡來。」(雅1:15)因為罪惡殺死靈魂,使我們成為毀滅世人的魔鬼的奴隸。我們犯罪越多,我們的皈正就越難,我們的喪亡也就越確定。因此,你要全心懼怕每一種罪惡!

  當你的心傾向於惡,那惡者影響的波濤開始淹沒你的心,想要將它由信仰的磐石上清除掉時,你要在內心之中對自己說:「我知道自己的在心神內的貧窮,若無信仰,我什麼也不是。我如此軟弱,以致於只有靠著基督的聖名,我才能生活,才能使自己得到安慰;我才能有喜悅,我的心才能在愛裡成長,若沒受祂,我在靈裡就是死的,我就會不安,我的心就會變得壓抑。沒有主的十字架,我們就會在很久以前就成為最殘酷的悲傷與絕望的犧牲品。惟有基督使我生活,惟有十字架是我的安慰與慰藉。」

 

※  ※  ※  ※  ※

 

  我們全都能夠思想,因為思想的存在是毫無限制的,就如同我們能夠呼吸,因為空氣的存在毫無限制。就是為此緣故,關於任何主題的好的想法被稱作「靈感」。我們的思想不斷地流出,這要歸功於永恆的思想之神的存在。為此緣故,宗徒說:「但這並不是說:我們憑自己能夠承擔什麼事,好似出於自己一般;而是說:我們所以夠資格,是出於天主。」(格後3:5)為此緣故,救主本人曾說:「你們不要思慮:怎麼說,或說什麼,因為在那時刻,自會賜給你們應說什麼。」(瑪10:19)你看到了嗎?我們的思想,甚至我們的話語(我們的靈感)都是由外臨於我們身上的。當然,這只發生在恩寵的狀態內,或是極端的情形下。但是,即便在一般的狀態下,我們所有受靈感的思想都來自我們的護守天使與天主聖神;相反,不潔的幽暗思想則源於我們敗壞的本性及蹲伏著窺伺我們的魔鬼。那麼,基督徒應如何行動呢?「因為是天主在你們內工作,使你們願意,並使你們力行,為成就祂的善意。」(斐2:13)整個受造界普遍地蓋有天主的創造思想在可見世界的結構內的印記,特別是在地球之上──在星球的運轉與生活內;在元素的分配內:光、空氣、水、土、火(隱藏的);在其它所有元素在動物世界內的分散;即在飛鳥、魚類、爬蟲、野獸與人之內。我們在動物界睿智而有效的設計中,在動物的顯著能力、特徵和習慣內,看到祂的思想。即便在植物界,我們也看到了祂在其結構、營養等方面的微妙布置。簡言之,我們可以看到天主的思想的指導,即使是在無生命的石頭和沙子中。

  主的司祭!你要學習如何將基督徒所遭受的憂苦,藉著信仰的慰藉,轉變為喜樂。要使他相信他並不是最痛苦的人,而是最幸運的人;要向他保證,既然他受了「些許的痛苦,就要蒙受絕大的恩惠」(智3:5)。如果你這樣做了,你將成為人類的朋友,安慰的天使,護慰者聖神的工具。

  如果在我們心中的信仰的熱情不被點燃,那麼,我們的冷漠就會完全消滅我們的信仰。對我們而言,基督教,連同其所擁有的聖事,就全然是死的。敵人盡其所能地消滅信仰,抹殺我們心中的基督教真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看到有些人徒具基督徒之名,他們的所作所為卻宣告他們是異教徒。

 

※  ※  ※  ※  ※

 

  不要以為我們的信仰不能給予我們──牧者──生命,或是使我們虛偽地侍奉天主。決不!我們比任何其他人都更多地領受了天主的仁慈,我們藉著經驗知道,對我們而言,主是誰,以及祂的聖事、祂的至潔之母及祂的諸聖。例如,通過領受救主聖體聖血的賦予生命的奧秘(聖事),我們經常在我們自身內經驗到它們活潑的功效,在聖神內的安慰與喜樂的屬天恩賜。我們知道,即使是國王的仁慈凝視給他的最卑微臣民的心裡所帶來的喜樂,也不會像我們在天上的君宰在祂的奧秘(聖事)中的仁慈凝視所帶來的喜樂那樣多。如果我們沒有將這些有關賦予生命之奧秘的光榮告訴所有天主所愛的人,如果我們沒有頌揚祂在每一次神聖禮儀中在我們心裡所行的奇跡,那麼,我們就是極其忘恩負義而又心硬頑固的。我們也常常體驗到寶貴而又賦予生命的十字架的不可戰勝、不可理解的屬神大能,憑藉著它的德能,我們將邪惡的情慾、沮喪、恐懼和所有魔鬼的陷阱由我們心中逐出。主是我們的朋友和恩人。我們真誠地相信這些,完全承認這些話語的真實性與力量。

 

※  ※  ※  ※  ※

 

  你希望理解不可理解者;但是,你能明白你那殺死靈魂的憂傷是如何戰勝你的,或者,除了藉著主,你能找到驅除它們的方法嗎?首先,你要用心學習如何使你自己由憂傷之中釋放出來,如何使你的心平靜下來,之後,如果有必要,你再對那不可理解者進行理論研究。「如果你們連極小的事還做不來,為什麼要思慮別的事呢?」(路12:26)

  你要常常想一想:在你身體的構造中所體現出來的,是誰的智慧?是誰不斷維持著它的生活和工作?是誰設計了人類理性的法則?以致直到今天,這些法則仍統治著所有人。是誰將良心的法律刻在所有人的心中?以致即便是現在它仍賞善罰惡。全能、全智、至慈的天主啊!祢的手不斷臨於我──一個罪人──的身上,祢的仁慈連片刻也未曾離開過我。那麼,請允許我一直用活潑的信仰親吻祢的恩慈之手。為什麼我要去尋找祢的憐憫、祢的智慧、祢的無所不能的痕跡呢?這些痕跡在我內是多麼清晰可見啊!我自己就是天主的良善、智慧與無所不能的奇跡。我是整個世界的縮影;我的靈魂是無形世界的代表,而我的身體則代表著可見的世界。

 

※  ※  ※  ※  ※

 

  弟兄們!我們塵世生活的目的是什麼?就是:在我們經歷了此世的憂傷與不幸的試煉之後,在我們藉著在聖事中所賜予我們的恩寵的屬神禮物,在聖德內不斷取得進步之後,我們在死亡之後可以安息於主內,祂就是我們靈魂的平安。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用下面的話語為亡者祈禱的原因:「主啊,求賜祢僕人的靈魂獲得安息。」我們希望他安息,獲得這一所有渴望的巔峰;因此,我們用這些話向天主祈禱。那麼,為已故者過份悲傷豈不是不明智的嗎?主說:「凡勞苦和負重擔的,你們都到我跟前來,我要使你們安息。」(瑪11:28)我們的已故者,在基督徒的死亡中安眠者,聽到了天主的這些話,來到祂那裡,得到了安息。為什麼我們還要悲傷呢?

  那些試圖度屬靈生活的人,必須在他們生命中的每一時刻,在他們的思想中發動一場最為微妙而又艱難的爭戰。這是屬靈的爭戰。他們必須時刻完全醒寤,隨時做好準備,注意每一由那惡者進入他們靈魂的惡念,並擊退它們。這樣的人必須擁有一直為信德、謙卑與愛德所燃燒的心靈;否則,狡猾的魔鬼就會迅速入侵他們,導致信德的减弱,或完全喪失信德。這樣,每一種可能發生的邪惡都會存在於他們的心中,即使是眼淚也不會輕易洗去的邪惡。因此,不要允許你的心冷淡下來,特別是在祈禱的時候,要盡可能地避免鐵石心腸。人常常只用嘴唇祈禱,但他的心卻因信德薄弱或完全缺乏信德而受傷。這人以他的話語,似乎離天主很近,但在他的心裡卻離天主很遠。在我們祈禱時,那惡者用牠所擁有的每一種武器,使我們的心冷淡下來,並以我們甚至都沒有注意到的方式使它們傾向於邪惡。你要祈禱,使自己得以堅固;要守護你的心。

 

※  ※  ※  ※  ※

 

  如果你想在祈禱中求天主賜予你任何美好的事物,那麼,在祈禱前,要以毫不懷疑的堅定信德準備自己,並要提前防止自己不要有任何懷疑和不信。如果在祈禱期間,你的心在信仰中搖擺不定,沒有在信仰內站穩腳跟,那麼,你的祈禱就出問題了。在這種情況下,不要指望天主會尊重你以懷疑之心提出的請求,因為你已冒犯了主,天主不會把他的恩賜給予不信者。主說:「不論你們在祈禱時懇求什麼,只要信,就必獲得。」(瑪21:22)因此,如果你祈求時帶著懷疑或不信,就不會得到。「假如你們有像芥子那麼大的信德,你們向這座山說:從這邊移到那邊去!它必會移過去的。」(瑪17:20)因此,如果你懷疑和不信,你將無法做到這一點。雅各伯宗徒:「祈求時要有信心,決不可懷疑,因為懷疑的人,就像海裡的波濤,被風吹動,翻騰不已。這樣的人,不要妄想從主那裡得到什麼。三心兩意的人,在他一切的行徑上,易變無定。」(雅1:6-8)懷疑天主能賜予所求的心將因其缺乏信心而受到懲罰:它將因懷疑而痛苦地受到折磨和束縛。不要因絲毫懷疑而激怒全能的天主,特別是當你已很多很多次地經歷了天主的全能。懷疑是對天主的褻瀆,是內心傲慢無禮的謊言,是講說謊言的魔鬼的虛假,它隱藏在心裡,反對真理之神。你要懼怕它如同懼怕毒蛇一樣──或者,不,我在說什麼?你要忽略它;不要對它有絲毫注意。你要記得,在你祈求時,天主正等待著你對他在內心中問你的問題作出肯定的回答。「你相信我能够這樣做嗎?」對這個問題,你必須由衷地回答:「是,主。」(瑪9:28)然後事情就會按你的信心而成就。在你懷疑或不信的時候,但願下面的默想能對你有所幫助:(一)我向天主祈求的美好事物必須是真實的,而非想像或虛構的,因為所有存在的東西都是從天主那裡獲得其存在的,因為「凡受造的,沒有一樣不是由他而造成的。」(若1:3)這意味著,沒有祂,什麼也不會發生,每一事物都由祂獲得其存在,或是藉由祂的意志或是藉由祂的許可,藉著祂賦予祂的受造物的力量或官能而實現。天主是所有存在或發生的事物的全能君宰。並且,天主是「叫死者復活,叫那不存在的成為存在的那位」(羅4:17)。因此,即便我祈求不存在的東西,祂也可以藉著創造把它賜給我。(二)我向天主祈求的是可能的事物,因為對我們而言不可能的事,對天主而言都是可能的。這意味著,即使在這方面也不會有任何困難,因為即使是我認為不可能的事,天主也能為我做到。我們的不幸在於,我們的信仰被我們理性的近視所阻碍,我們的理性是一隻在評估、邏輯論證和不精確的類比的網中捕捉真理的蜘蛛。信仰在一瞬間就能接受並理解(真理),而理性則藉由曲折的方式達致真理。信仰是一個靈體與另一靈體的交流,而理性是肉體心態的交流。前者是屬靈的,後者是屬肉體的。

  靈魂的所有祝福,亦即,構成真正的生命、靈魂的平安與喜樂的一切,都來自天主!這是我的經驗。這是我的心告訴我的。聖神啊,祢是祝福的寶藏!

 

※  ※  ※  ※  ※

 

  如果你心中有基督,就要意識到你可能會失去祂,連同祂一起,你也會失去你心中的平安。要重新開始是很難的;在遠離祂之後,再次努力依附於祂將是非常痛苦的,將使許多人流下痛苦的眼淚。要用你所有的力量緊緊抓住基督,獲得祂,不要在祂面前喪失膽量。

 

※  ※  ※  ※  ※

 

  你看著救主的聖像,你看到祂以祂明亮的眼睛看著你。祂的凝視是祂實際上如何以祂比太陽更明亮的眼睛看著你的圖像,祂洞察你所有的思想,聆聽你心中所有的渴望和嘆息。這圖像確實是那樣的──一幅圖像,用標誌和符號代表惟有藉著信仰才能理解的不可描述、不可理解的那一位。那麼,你要相信,救主一直保護著你,注視你的一切──你在各種境遇中的所有思想、悲傷和嘆息,彷彿你就在祂的手掌中一樣。上主天主說:「看哪!我已把你刻在我的手掌上,你的城牆時常在我的眼前。」(依49:16)全能全知的天主的這些充滿恩寵的話語中包含了多少安慰和生命啊!因此,你要在救主的聖像前祈禱,就像你就站在祂的面前一樣。熱愛世人者藉著祂的恩寵臨在於祂的聖像中,藉著所描繪的祂的眼睛,祂真實地看著你:「上主的眼目,處處都在;善人和惡人,他都監視。」(箴15:3)用所描繪的祂的耳朵聆聽你。請記住,祂的眼睛就是天主的眼睛,祂的耳朵就無所不在的天主的耳朵。

  要在世人出於善意的文學作品中尊重基督的光,因為祂是「那普照每人的真光,正在進入這世界」(若1:9)。要帶以愛閱讀它們,感謝賜予光明的基督,祂將祂的光豐富地賜給那些對祂聖名的光榮滿懷熱忱的人。

  無論我在哪裡,只要我在苦難中舉起我心靈的睛睛仰望天主,熱愛世人者就會立即回應我的信仰和祈禱,我的憂傷立即就會離去。祂每時每刻都在我身邊,儘管我看不到祂,但我在心裡強烈地感覺到祂的臨在。憂傷就是心靈的死亡,它就是遠離天主。內心的跳動,伴隨著對祂的活潑信德,清楚地證明了天主一直都在我身邊,祂就居住在我內。什麼樣的代禱者或天使能使我們從罪惡或悲傷中得到釋放?一個也沒有,除了天主。這是我的經驗。

 

※  ※  ※  ※  ※

 

  讓我們用人的尺度來衡量我們祈禱的價值,把它與我們與其他人的互動進行比較。我們是如何與他人互動的?有時我們冷漠而又無動於衷地表達我們的請求、讚美和感激,出於一種干巴巴的責任感,或者僅僅是出於禮貌的考慮。有時我們的行動也同樣冷漠。然而,在其它時候,我們做這一切的時候,是溫暖的,熱情的,有愛的(有時是假裝的,有時是真誠的)。我們在與天主的互動中也同樣具有兩面性。但決不應這樣。我們必須始終全心向天主歌唱讚美、感恩、祈求;每一事工都必須全心在祂面前完成。我們必須全心愛祂、信祂。

 

※  ※  ※  ※  ※

 

  相信天主存在與相信我們自己的靈魂存在密切相關,我們的靈魂是屬靈世界的一部分。對虔誠的心靈來說,天主的存在就像它自己的存在一樣明顯,因為這樣的心靈的每一想法──無論是善是惡──每一願望、意圖、言語或行動,都伴隨著心靈狀態的相應變化:平靜或混亂,喜悅或悲傷。這是神體與一切有血肉者的天主作用於心靈的結果,祂反映在虔誠的心靈之中,就像太陽反映在一滴水中一樣。水滴越純淨,越好,反映就越清晰。水滴越渾濁,反映就越暗淡,所以在一個極其不純潔或黑暗的靈魂中,就完全沒有反映,靈魂處於屬靈的黑暗和無知覺的狀態中。在這種狀態下,一個人有眼睛,卻什麼都看不見,有耳朵,卻什麼都聽不見。同樣,就我們的靈魂而言,天主可以比作外部空氣之與氣壓計中的水銀,唯一的區別是,水銀的膨脹和收縮、上升和下降是由大氣壓力的變化造成的,而天主是不變的、持久的、永恆的善和義。另一方面,靈魂在與天主的關係中是可變的,它本身也會變化。當它藉著信德和善行接近天主時,它不可避免地在愛中擴張並獲得安慰,但當它通過非法行為、軟弱的信德、甚至不信天主的真理而使自己離開天主時,它不可避免地縮小並變得不安和疲倦。

 

※  ※  ※  ※  ※

 

  惡神試圖使祈禱四散,就像沙堆一樣,牠試圖把話語變成乾燥的沙土,沒有粘性和水分,也就是沒有火熱的心。因此,祈禱或是建成為在沙土上的房子,或是成為建在磐石上的房子。那些沒有信心,荒唐而又冷淡地祈禱的人就是在沙土上建房子的人;這樣的祈禱自己就四散了,對祈禱的人沒有任何好處。若人在整個祈禱過程中兩眼一直注視著天主,向祂祈禱,就像向一個活生生的人祈禱,與他們面對面交談一樣,這樣的人,就是將房子建立在磐石上的。

 

※  ※  ※  ※  ※

 

  充滿恩寵的話語、教父的著作、祈禱,特別是聖三的第二位格──聖言自己的話語,這些都是真正的活水。水流動,話語也像水一樣流動;水使人精神振作、滿有活力,充滿恩寵的話語使靈魂生氣勃勃,使人充滿平安和喜樂,或為自己的罪惡而痛悔、悔恨。

 

※  ※  ※  ※  ※

 

  無論我們對天主在祈禱中回應我們的祈求抱有什麼樣的希望,都必須建立在對祂的仁慈和慷慨的信心上,因為祂是仁慈、良善、熱愛世人的天主。這有助於使我們記住祂在以前(在聖經和聖人的生活中)賜予人類以及賜予我們的無數仁慈和恩寵的經驗。因此,為了使我們的祈禱成功,祈禱的人應該確信他的祈求將被賜予,並全心全意地堅信這一點。我們經常會獲得我們在祈禱中所祈求的東西,特別是當我們祈禱有助於我們得救的事物時。有必要把這直接歸功於天主和祂的恩寵,而不是出於偶然。在全能天主的國度裡,怎麼可能有任何偶然呢?若祂不願意,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發生,因為「萬有是藉著祂而造成的;沒有一樣不是由祂而造成的。」(若1:3)許多人不祈禱,因為在他們看來,以前祈禱時沒有得到天主的任何恩賜,或者因為他們認為祈禱沒有必要。他們說天主不需要我們祈求就知道一切,他們忘記了天主自己說過:「你們求,必要給你們;你們找,必要找著;你們敲,必要給你們開。」(瑪7:7)。我們的求(祈禱)是必要的,特別是為了堅固我們的信心,我們只有藉著祈禱才能得救。「因為你們得救是由於恩寵,藉著信德。」(弗2:8)「婦人,妳的信德真大!」(瑪15:28)。為此緣故,主讓這個婦人熱切的祈禱,以喚醒她的信德並加強它。這樣的人看不到自己沒有信德,而信德是基督徒最寶貴的嗣業,是必要的,就像生命本身一樣。他們沒有看到他們的不信「把祂當作說謊者」(若一1:10),他們是魔鬼的孩子,不配得到天主的任何憐憫。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失落了。我們的心在祈禱中必須熾燃起來,渴望獲得屬靈的美物,滿懷對天主的愛,天主藉著祂對人類的極度美善,祂準備以慈父之愛俯聽我們所有的祈禱,這在我們的心中是清晰可見的。「你們縱然不善,尚且知道把好的東西給你們的兒女,何況你們在天之父,豈不更將好的賜與求祂的人?」(瑪7:11)

  天主,永恆的真理,不容忍我們對真理有哪怕片刻的懷疑。天主,永恆的仁慈,「祂願意所有的人都得救,並得以認識真理(弟前2:4)。而我們,仁慈天主的孩子,也必須全心全意地希望所有人,甚至是我們的敵人,都能得救,我們必須為這個目標而努力。

  在你整個的一生中要留意你的心,檢查它,傾聽它,看看什麼會阻止它與最應受讚頌的天主結合。要讓這成為你所有科學中的科學,在天主的幫助下,你將會很容易看到什麼使你與天主疏遠,什麼吸引你到祂那裡,什麼使你與祂結合。你的心本身會告訴你什麼時候與祂結合,什麼時候與祂疏遠。那惡者比其他任何事物都更多地擋在我們的心與天主之間;他通過各種情慾、肉體的慾望和世俗的驕傲使我們與天主分離。

 

※  ※  ※  ※  ※

 

  如果天主自己,有形和無形萬物的創造者,將餅和酒轉化為祂自己的至潔的聖體聖血,這又何嘗不是不可思議的呢?在這些餅和酒中,天主子並沒有再次降生成人,因為他一次降生成人,對所有世代就已足夠了,但是,祂現在在祂先前降生成人的同一血肉中降生成人了,就像他使五個餅增多,用這五個餅使幾千人吃飽一樣。自然界中有許多奧秘,我的思想甚至無法將它們講述出來;但它們卻奧秘地存在著。同樣地,這一賜予生命的聖體聖血的聖事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奧秘。我不知道餅和酒是如何變成主自己的聖體聖血的,但聖體聖血的奧秘確實存在,儘管它對我來說是不可理解的。我的造物主──我只是祂的泥土,因為天主用血肉形成了我,給我注入了靈魂──祂是最為睿智、無限大能的天主,無限奧秘。我也是一個奧秘,因為我是祂手的化工。對我的靈魂,有主的聖神,對我的靈魂和身體,有主的聖體聖血。

 

※  ※  ※  ※  ※

 

  就像靈魂承載身體,天主也承載著整個宇宙,所有的世界,但祂本身卻並不被它們所包含。靈魂充滿整個身體,「上主的神充滿了世界」(智1:7)。不同的是,靈魂受身體的限制,雖然不是完全的,因為它可以去任何地方,而主的神不受宇宙的限制,不包含在世界裡,就像靈魂在身體裡一樣。

  基督因信進入人心之後,就平安喜樂地住在裡面。天主「是神聖的,安息於聖人身上」,這並沒有什麼可奇怪的。

  不要迷失在注視人美麗的容貌上,而要看靈魂;不要看人的衣著(身體是他暫時的衣服),而要看穿衣服的人。不要羡慕豪宅的華麗,而要看住在裡面的人,他是什麼樣的人。否則,你會冒犯天主在人內的肖像;你會因崇拜君王的僕人而不給予祂最起碼的應有榮譽而使祂蒙羞。還有,不要看一本書的排版有多漂亮,要看它的精神;否則,你就會輕視精神,高舉肉體,因為文字是肉體,而書的內容則是精神。不要被樂器或聲音的悠美曲調所誘惑,要根據它們對靈魂的影響或它們的話語來判斷它們的精神。如果音樂激發了寧靜、貞潔、神聖的感情,那麼就聽它,用它來滋養你的靈魂。但如果它激發了慾望的情緒,那麼就不要再聽了,將肉體和精神都丟在一邊。

 

※  ※  ※  ※  ※

 

  內在之人,為世界的喧囂所累,為肉體的黑暗所累,卻不像清晨時分為那惡者的誘惑所累。剛睡醒後,他就像一條魚,有時會貪玩地跳出水面。在所有其餘的時間裡,他都被籠罩在幾乎無法穿透的黑暗中;他的眼睛被繃帶遮住,給他掩蓋了靈性和肉體的真實狀況。要利用這些早晨的時間,這是為短暫睡眠所更新的生命的時間。它們使我們得以窺見,我們在復活日那個偉大而普遍的早晨重新站起來時,或我們擺脫這個凡人的身體時,我們所處的狀態。

 

※  ※  ※  ※  ※

 

 

(待續)

 

返回「《我在基督內的生活》總目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