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你必須認識基督

基督徒,你必須認識基督

聖依納爵•布里安恰尼諾夫主教 著

  聖伊納爵主教,十九世紀偉大的教父之一,對俄國的知識份子扮演著不妥協的正教基督信仰的發言人的角色,這些知識份子遠離了基督教真理,以致不能分辨出錯謬與異端。對那些為被稀釋了的基督信仰辯解的人的一些混淆,下面這封書信【第二十八封「寫給平信徒的書信」,《伊納爵主教全集》第四卷,1886年,聖彼得堡,第二版。標題為譯者所加。】
是一劑清新的解藥──無論是在我們的時代,還是在聖伊納爵自己的時代。

  基督徒竟不知道基督信仰是什麼!這是一種我們應大為哀歎的事情。但是,今天無論我們在哪裏,幾乎都會看到這樣的事情。在大量自稱基督徒的人中間,我們很少能發現有人不但有基督徒之名,又有基督徒之實。

  我要用盡可能少的話,逐一回答你提出的問題。你寫道:「為什麼異教徒、穆斯林以及所謂的異端者不會得救?在他們中間,也有極好的人。定這些好人的罪相反天主的仁慈!……確實,這也相反人的健全理性。──畢竟異端者同樣也是基督徒。以為自己得救,而其它信仰的人被定罪,這都是愚昧而極其驕傲的!」

  基督徒!你們思考有關救恩的事,但你們卻不知道何為救恩,人為什麼需要救恩,最後,你們不知道基督是我們得救的唯一方式。有關這一主題的真正教導,普世聖教會的教導是這樣的:

  救恩就是與天主恢復共融。當我們的原祖跌倒在罪惡之中時,全人類都失去了這一共融。整個人類都屬於難逃一死的受造物。下地獄是全人類(無論有德者、還是作惡者)的命運。我們都是在罪惡中懷孕,在罪惡中誕生的。古聖祖雅各伯這樣論到他自己及他聖潔英俊的兒子說:「我只有悲哀地下到陰間,往我兒那裏去。」(創37:35)不但罪人在他們的塵世旅程結後要下地獄,舊約中的義人亦然。這就是人所做的善工所具有的效能;這就是我們墮落的本性所具有德行的價值!

  為恢復人與天主的共融,換言之,為了人的得救,救贖是必須的。人類的救贖並不是由天使所完成的,不是由總領天使所完成的,也不是由其它某個高級但卻仍是有限的受造物所完成的──它是由無限的天主親自完成的。人注定要被處以死刑,這一刑罰因著祂被處死而被取代了;人功勞的不充分由祂無限的價值得到彌補。人所有微弱的善工──它們引人進入地獄──由獨一無二的大能善工得到補償,這善工即:對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信德。猶太人問主:「我們該做什麼,才算做天主的事業呢?」主回答說:「天主要你們所做的事業,就是要你們信從他所派遣來的。」(若6:29)為我們的得救,有一件善工是必須的:信德;但信德是一種事業!藉著信德,也惟獨藉著信德,在祂賜予我們的聖事的幫助下,我們才可以進入與天主的共融。

  如果你認為,並說:在異教徒與穆斯林中的好人會得救,亦即與天主共融,那麼,你就大錯了!如果你將相反的觀點視為某種新奇的觀點,某種潜入進來的錯謬,那麼,你就大錯了。不!這樣的觀點是舊約與新約的真教會一貫的教導。教會一直宣認只有一個得救的方法:救贖主。她宣認,墮落本性的最大德行也只能引人進入地獄。如果真教會的義人,聖神藉以發光照耀的明燈,相信救主將要來臨、但卻在祂來臨之前就已死去的先知與行奇跡者,如果他們都要下到陰間,你怎能認為既不承認救主、也不相信救主的異教徒與穆斯林,僅僅因為他們似乎對你很好,就獲得了惟獨只有藉著一種方法──信仰救主──才能獲得的救恩呢?

  基督徒啊!你們必須相信基督!你們必須意識到你們並不認識基督,如果你們認同沒有基督,人也可能因某種善工而得救,那麼你們就是否認基督!凡認同沒有基督,人也可能得救的,就是否認基督,也許他並不知道,他已陷於褻瀆的大罪之中了。聖保祿宗徒說:「因為我們認為人的成義,是藉信德,而不在於遵行法律。」(羅3:28)「天主的正義,因為對耶穌基督的信德,毫無區別地,賜給了凡信仰的人,因為所有的人都犯了罪,都失掉了天主的光榮,所以眾人都因天主白白施給的恩寵,在耶穌基督內蒙救贖,成為義人。」(羅3:22-24)你可能會回答說:「毫無疑問,聖宗徒雅各伯要人行善工;他教導說,信德沒有行為就是死的。」但是,你要想一想,聖宗徒雅各伯所要求的是什麼。

  你會看到,聖雅各伯就像所有受天主默感的聖經作者那樣,他要求的是信德的善工,而非我們墮落本性的善工。他要求活出為新人的善工所印證的信德,而非排斥信德的墮落人性的善工。他引用了古聖祖亞巴郎的行為──揭示這位義人的信德的善工。這一善工就是將他的獨生子作為祭品獻給天主。按人性而言,將一個人的兒子殺死作為祭獻,決不是一件善工;相反,只要是滿全天主的命令,它就是一件善工──它是信德的善工。你要查考新約與舊約,你就會發現它們要人滿全天主的命令,這一滿全就被稱作善工,由這一滿全天主的命令,對天主的信仰就成了生活的了,成了起作用的了;沒有它,信仰就是死的,被奪去了活力。相反,你會發現墮落人性的善工,無論是發自感覺、血氣、衝動或是心靈的溫和情感,都是被禁止而要予以拒絕的!這些就是異教徒及穆斯林取悅於你的善工;為了這些,即使它們包含對基督的否認,你卻以為他們會得救!

  你的健全理性的概念很奇怪。你怎麼會在你內找到並認識這樣的概念的?如果你是個基督徒,你就應對這個問題有一個基督徒的認識,而不應持有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武斷觀念。福音教導我們,我們因為墮落而有了一個虛假的理性;我們墮落本性的理性,無論它有怎樣的內在價值,無論它怎樣因世俗的學識而獲得改善,它都保持了墮落所傳給它的價值,都仍是虛假的理性。我們必須拒絕它,讓我們接受信仰的指引;在這樣的指引下,在適當的時候,藉著大量虔誠的善工,天主會將真理的理性或屬靈的理性賜給祂真正的奴僕。我們能夠也必須承認這一理性就是健全的理性;正如保祿宗徒在他寫給希伯來人的書信的第十一章裏極好地加以描述的:它是明達的。屬靈理性的基礎就是天主。它被建造在這一堅固的磐石之上,決不會動搖,也決不會傾倒。你所稱為健全理性的,我們基督徒卻以之為軟弱、昏暗而迷失的理性,除非以信德的利劍把它切除,將所有養成這一理性的所有學識拋棄,我們得不到醫治。如果這種建立於不穩定、動搖、不確定、常常改變的基礎之上的理性,我們以之為健全的理性,那麼,我們也就棄絕了基督。這由經驗所證實。

  我要問,你們的健全理性給你說了些什麼?──給不信基督的好人定罪是令它厭惡的!不僅如此,像這樣的給有德之士定罪,是相反像天主那樣的全善者的仁慈的。

  誠然,對這樣的議題──什麼是相反、什麼是不相反天主的仁慈?──你們擁有一個從上而來的啟示嗎?不,是健全的理性將它指示出來的。啊,你們健全的理性!在你們的健全理性中,你們是從哪裏發現以你們自己有限的人的思想,它是可能被理解的──什麼是相反、什麼是不相反天主的仁慈呢?請允許我們說說我們的想法。

  福音,即基督的教導,亦即聖經,亦即普世聖教會,啟示我們眾人,人可以認識天主的仁慈,這仁慈是超越各種推理與所有人的理解能力的,對這些人而言,它是不可達致的。當人渺小的理智尋求確定那不可確定的天主時,當它尋求解釋那無法解釋者時,當它想要順服於自己的深思熟慮時,……,這一切都是徒勞無用的。所針對是誰呢?……是天主!這樣的作法是撒殫的行為。

  這些人啊!他們自稱基督徒,卻不認識基督的教導!如果你們這些人沒有由這一蒙福而又屬天的教導上,學得天主的不可理解性,那麼,你們就要去學校,聆聽孩子們受到什麼樣的教導!數學老師解釋說,有關無限的理論,即,有關無窮的數量的理論,有關無限的理論並不服從有關有限的數量的法則,當你計算無窮的數量時,你可能會得出完全不同於用有限的數量所計算得出的結果。你想要定義仁慈的天主藉以行動的法律;你說,這是與之相符的,那是與之相反的!這是與你的健全理性相符的或不相符的,這是與你的理解與感受相符的或不相符的!

  由此就能得出天主必須像你所理解與感受的那樣來理解與感受嗎?但這正是你所要求於天主的!這多麼愚昧而又狂妄啊!不要指責教會的判斷缺乏常識與謙卑──是你自己缺乏常識與謙卑。聖教會只是堅定不渝地跟隨有關天主行事的屬神教導,這是由天主親自啟示的。教會的真正兒女都應順從地跟隨她,都應對起來反對天主的狂妄理性不屑一顧。我們相信,我們能夠認識天主,但只能認識祂屈尊啟示我們的。如果有一條不同的認識天主的道路,一條我們的理性可以藉著它自己的能力使自己清楚明白的道路,天主就不會啓示我們。天主賜予我們啟示,是因為它為我們是必需的。人的觀點與人理性的彷徨是徒勞而欺詐的。

  你說:「異端者也是基督徒,與我們完全一樣。」你是從哪裏得出這樣的結論的?也許有這樣或那樣的一些人,自稱是基督徒,卻又對基督一無所知,他們可能是出於極端的無知而承認自己就是與異端同類的基督徒,他們並沒有將神聖基督教的信仰與受詛咒的褻瀆天主的異端信仰的產物區分開來。但是,真正基督徒對此卻不這麼認為。全體領受了殉道榮冠的聖人都寧願忍受最殘酷而長時間的酷刑、監禁、流放,也不願有份於異端的褻瀆天主的教導。

  普世教會一直將異端視為一種倫理上的罪惡;她也一直將受到異端的可怕病症所感染的人視為在靈性上是死的,是恩寵與救恩的陌路人,與魔鬼及其所受的詛咒共融。異端是理性的罪惡;它比人所犯的其它罪更為邪惡。它是魔鬼的產物,是魔鬼的發明;它是近似偶像崇拜的不虔不敬。

  每一種異端本身都包含褻瀆聖神,無論是相反教義,還是相反聖神的行動。每一異端的本質就是褻瀆。君士坦丁堡宗主教聖弗拉維安不惜流血以宣認真信仰,他用下面的話語宣佈了在君士坦丁堡召開的地方公會議論及異端主教歐提克的決議:

歐提克,迄今為止,他是司祭與修士大司祭,無論是他過去的所作所為,還是他如今對瓦倫丁和阿波利納里的錯謬主張所作的聲明,都完全判定他有罪,他頑固地追隨他們的褻瀆言論,更有甚者,他甚至不聽我們指示他接受健全的教導的建議和教訓。因此,我們為他全然應受判罰而哭泣哀歎,我們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面前宣告,他已墮落於褻聖之中,他被褫奪了所有司祭榮銜、與我們的共融以及對他修道院的管理之權,我們把這一決議公之與眾,使所有人都知道,從現在起,無論何人與他交談或是拜訪他,都將使自己受到絕罰。

  這一法令是普世教會對異端所持有之共同思想的典範;這一法令為整個教會所承認,它為加采東普世大公會議所批准。歐提克的異端邪說並不像教會所宣認的,他不承認降生成人的基督有兩性;他認為基督只有一性。

  你會說:就是這些嗎!我們可以在某個被授予世俗權力的人就亞略異端給亞歷山大里亞宗主教亞歷山大的回信中,看到與你所具有的相似的心態。這一回覆非常荒謬,它缺乏真知,它的性質及其所造成的結果是不幸的。這個人建議宗主教保持教會內的和平,不要製造任何爭議,這些都是相反基督徒的精神的,因為它們僅僅只是由於幾句話的緣故;他寫道,他在亞略的教導中找不出什麼應受譴責的東西,──只是在說法有某些不同而已──就是這些了!正如歷史學家弗肋略所說的,這些沒有什麼可加以譴責的說法,拒不承認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天主性──也就是這些而已!也就是說,他們推翻了整個基督教的信仰──也就是這些而已!顯然,所有古代的異端,在種種不斷改變的面具背後,它們致力於一個簡單的目標:拒不承認聖言的天主性及摧毀基督降生的教義。而較為現代的異端則更加致力於拒不承認聖神:他們以可怕的褻瀆,拒不承認彌撒聖祭、所有聖事、以及普世教會一直承認其中有聖神的行動的所有一切事物。他稱所有這些是人的遺傳──甚至更加肆無忌憚地稱之為迷信、錯謬!無可否認,你在異端之中既看到不到搶刼,也看不見偷竊;也許你只是因為這些就認為它不是罪?他們有的拒不承認天主聖子,有的拒不承認聖神並加以褻瀆──也就只是這些而已!一個人,若他接受並贊同褻瀆神明的教導,講說褻瀆神明的話語,但他卻既不偷也不搶,甚至還行墮落人性的善工──他就是個好人!天主怎麼會拒絕拯救他!……最終造成你的困惑的整個原因,以及所有其它的一切,都是出於對基督教的嚴重無知。

  你不要以為這樣的無知是一個無關緊要的瑕疵。決不!它的後果會是毀滅性的,特別是如今,許多含有撒殫教訓的書籍都冠以基督教的書名。對真正基督教的教導的無知,就如同你會將錯誤而又褻瀆神明的思想當作正確的思想,並將它運用於你自己身上,那麼,永罰也與它一起適用於你。褻瀆神明者決不會得救!在你的來信中表達出來的你的困惑,已是有關你得救的可怕預兆了;它們的本質就是拒絕基督!不要玩弄你的救恩!不要玩弄它,否則你將永遠哀哭。

  你要使自己專心閱讀新約與正教會的諸聖教父的著作(決不是西方的大德蘭,或方濟各,以及其他瘋子【伊納爵主教決非輕率地使用這個詞。在他的論述屬靈欺詐的論著中,他指出在羅馬教會中,喪失明辨力是如何導致在許多個案中將心理幻想與真正的屬靈成就混為一談。這一論著將於適當的時候刊登在《正教之言》上。(英譯者註)】所寫的東西,他們的異端教會竟以為他們是聖人!);你要研究正教會的諸聖教父是如何正確理解聖經的,從他們的著作中研究:什麼樣的生活、什麼樣的思想與感受適合於基督徒。由聖經與生活的信仰而來研究基督與基督信仰。在那可怕的時刻──在那時你會出現在天主的審判臺前──來臨之前,你要獲得由天主藉著基督信仰自由地賜予所有人的成義之恩。

 

返回「「正教之言」總目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