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苦有盡頭嗎?

地獄之苦有盡頭嗎?

 

格奧爾基•瑪克西莫夫 司鐸

 

英譯本編者序

 

  普救論──即所有人和所有的墮落天使最終都會得救拯救──具有明顯的吸引力。我們希望對我們死後的救贖以及我們所愛之人的救贖沒有任何含糊不清之處,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正如教會歷史上所顯示的那樣,決定正教教義的,不是我們想要什麼,而是教會的思想,也就是基督的思想。基督的思想是藉由諸聖教父、教父自己的共識、教會公會議以及全體信徒所解釋的聖經。所有這些信仰的權威,都拒絕普救論,因為它與基督的思想相悖。下面這篇由俄國正教會的一位傳教司鐸所寫的論著,深入探討了普救論的問題,對那些想要在我們這個時代恢復這一古老異端的人給予了駁斥。

  格奧爾基•瓦列里耶維奇•瑪克西莫夫司鐸於1979年出生在莫斯科。1991年,他的祖母在莫斯科地鐵做清潔工,她發現了幾本被丟棄的聖路加福音,她把其中一本給了她的孫子,於是他接受了信仰。1996年,他畢業於莫斯科國際電影學校。2001年,他畢業於俄羅斯正教的神學家聖若望學院,獲得了宗教研究學位。2002年至2012年,他在莫斯科神學院任教,2012年至今,他在斯列滕斯基神學院任教。

  格奧爾基神父於2010年5月被祝聖為執事,並於2015年1月被祝聖為司鐸。他曾在俄羅斯正教會的教會教育與執事委員會任職,現在,他是俄國教會會議間辦公室成員。他還擔任過主教公會傳教部的護教部門的負責人。此外,格奧爾基神父還曾擔任正教創世主義傳教和教育中心──「舍斯托德奈夫」教父學系的主任,並出版了一系列駁斥進化論、捍衛正教教父有關創世紀前幾章的教導的著作。

  格奧爾基神父是達尼爾•西索耶夫司鐸的親密朋友,達尼爾神父因從事使穆斯林皈依正教的工作而于2009年被一名伊斯蘭極端份子殺害。格奧爾基神父也在伊斯蘭教問題上做了大量的研究,成了這方面的專家,經常擔任與伊斯蘭教有關的論文的評審員。

  他因傳教活動而走遍了世界各地,參與了大規模的洗禮,包括2015年在菲律賓舉行的由240人參加的洗禮。他撰寫了三十多本書籍和小冊了,以及近兩百篇文章。本文是他2013年出版的《地獄之苦會有盡頭嗎?》一書略作刪節的譯文。格奧爾基神父已婚,有兩個孩子。

  除另有標註外,腳註皆為作者所寫。

 

一、導言:教會歷史中的「萬物復興」思想

 

  人死後會遭遇什麼?天主的話語非常肯定地講論了這個問題:「許多長眠於塵土中的人,要醒起來:有的要入於永生,有的要永遠蒙羞受辱。」(達12:2)「這些人要進入永罰,而那些義人卻要進入求生。」(瑪25:46)同樣,也談到了對罪人的懲罰的永恆性:「但誰若褻瀆了聖神,永遠不得赦免,而是永久罪惡的犯人。」(谷3:29)「那些不認識天主,和不聽從我們的主耶穌福音的人,……要受永遠喪亡之罰。」(得後1:8-9)

  這一屬神的啟示真理也被後來的概大多數教會作家所重複。

  然而,在第三世紀上半葉,亞歷山大里亞的司鐸奧力振開始教導說,在世界末日,萬物將會「apocatastasis」,意思是「復興」,即所有有生命的,包括人和魔鬼,都要得救。

  奧力振是古代著名的神學家,在後來的某些作家的著作中能看到他的思想,這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特别是,在瞽者狄狄摩、尼撒的聖額我略、龐都的厄瓦格里、莫普蘇厄斯提亞的德奧多若和塔爾索的狄奧多若的著作中,都可以看到這樣的觀點,即認為地獄之苦是有限的。[1]

  教會謹守「誰若給你們宣講福音與你們所接受的不同,當受詛咒」(迦1:9)這一誡命,並沒有接受這一新事物。有關奧力振的非正教觀點的神學爭論,甚至在他生前就已開始了,到了第三世紀末,亞歷山大里亞的聖伯多祿、帕塔辣的聖美鐸第與安提約基雅的聖歐斯塔提都對奧力振的思想進行了全面的批判。又過了一百年,大約在主後400年,召開了四次判罰奧力振學說的地方公會議:在亞歷山大里亞,由德奧斐祿宗主教主持;在羅馬,由教宗阿納斯塔西一世主持;在塞浦路斯,由聖厄丕法尼主持;在耶路撒冷。

  此外,根據其中一次會議的見證人蘇爾彼基•塞維若的說法,正是「萬物復興」的概念在與會者中引起了極大的騷動,「當主教們從他(奧力振)的書中讀出許多選段,……,並引用了一段話,在這話段裡,奧氏認為主耶穌,……,甚至藉著祂的苦難,救贖了魔鬼所犯的罪。因為,如果祂改變了可憐的人,祂也會釋放墮落的天使,這相稱於祂的良善慈愛。」

  亞歷山大里亞宗主教德奧斐祿在他的通諭中傳達了主後400年召開的亞歷山大里亞公會議的決定:「奧力振的書已在主教公會議上宣讀,並受到一致譴責。」教宗阿納斯塔西在羅馬召集了一次公會議,並在寫給辛普利基亞諾的信中提及了這一公會議的決議:「我們已經宣告,奧力振在過去的時日裡所寫的、與我們的信仰相矛盾的一切,都被我們拒絕,並受到我們的譴責。」在同一年,還召開了耶路撒冷公會議,巴勒斯坦的主教們寫信給德奧斐祿宗主教。「奧力振主義在我們中間並不存在。你所描述的道理在這裡從未聽說過。我們詛咒那些持有這樣道理的人。」

  同年,在聖厄丕法尼的主持下,塞浦路斯召開了公會議。歷史學家索佐蒙提到,這位神聖的司教,「在塞浦路斯主教的集會上,禁止了奧力振書中的教導;然后他寫信給其他主教和君士坦丁堡的〔主教〕,告知他們對這一問題所作的決定,敦促他們召開公會議,做出同樣的定斷。」聖厄丕法尼認為魔鬼也可能恢復〔原有狀態〕的概念是奧力振的主要錯誤之一。[2]

  東西方的許多神學家都指出了有關地獄之苦終會結束的教導的謬誤。

  修行人也對奧力振的學說大為反對。在批評他的人中,我們發現許多著名的名字,從嚴禁弟子閱讀奧力振的著作的大聖巴各默開始,還有著名的佩路西雍的聖依西多祿、大聖巴撒努斐與先知聖若望、聖愚西默盎、西奈的聖尼祿、萊林斯的聖味增爵,以及受聖化者聖撒巴和隱士基里雅科,他們在六世紀中葉與奧力振主義者論戰。當時,奧力振主義者受到皇家的支持,試圖佔據巴勒斯坦的所有修道院,並完全控制耶路撒冷宗主教區。斯基托波利斯的聖濟利祿描述了聖撒巴的繼承者是如何與這一異端影響作鬥爭的:

  「格拉西接納撒巴為修道院院長……。在接管了大修道院後,他看到他的團體中有許多人受到奧力振主義者的感染。因此,他决心按照神聖的主教和隱士若望的意見行事……他在教堂裡宣讀了波斯特拉的神聖主教安提帕特駁斥奧力振的教義的著作。那些堅持奧力振主義者的有害異端的修士們被這一事件激怒了,開始擾亂教會。」在奧力振主義者試圖突襲攻佔聖撒巴的大修道院未果後,安提約基雅宗主教厄弗冷在542年召集了一次地方公會議,會議通過決定,「詛咒了奧力振主義者教義」。

  543年,在君士坦丁堡召開了一次公會議,會議接受了聖查士丁尼大帝的建議,接受了對奧力振的教義的詛咒。其第九條決議是這樣的:

  「若有人說或認為惡魔和不虔誠的人所受的懲罰是暫時的,過一定的時間後,它將會終結,或在那時惡魔和不虔誠的人將會復興,這人應受詛咒。」

  這並非只是一次地方公會議──同年,它的決議被羅馬、亞歷山大里亞、安提約基雅和耶路撒冷的宗主教確認,就這樣,這次會議的決議被接納為全教會的法令。[3]

  最後,在553年召開的第五次普世大公會議上,判罰了地獄之苦是有限的學說(即普救論)。第五次普世大公會議的決議是對之前的公會議的決議的確認。對奧力振的非正統觀點的普遍譴責,隨後被692年召開的特魯洛公會議,以及680年和787年召開的第六和第七次普世大公會議所確認。

  在此之後,1084年召開的君士坦丁堡會議再次重申了對地獄之苦是有限的這一思想的判罰,但卻與奧力振的關係不大:

  「對於所有接受並教導他人錯誤的異教觀點的人,……,即教導在來生罪人所受的苦會有終結之時,受造物和人類終會復興;他們將天國想像為會受到破壞而又短暫的的,而耶穌基督和天主親自給我們的教導卻是天國是永恆而不可破壞的──對於這些人,我們按照所有新舊約聖經說:我們相信這一痛苦將是沒有盡頭的,天國是永恆的。那些以這樣的觀點既毀滅自己、又使他人有份於永罰的人,應受詛咒。」

  正如一位研究者所指出的:「在嚴厲譴責了奧力振主義之後,神學思想被賦予了一個明確的規範,在揭示末世論的真理時,它將以此為指導。因此,在這之後的基督教文學歷史中,普遍的萬物復興的學說沒有任何支持者,這並沒有什麼可奇怪的。」

 

(待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