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口聖若望《論童貞》(一二)

 

金口聖若望《論童貞》

 

一二、當保祿說「對其餘的事,是我說,而不是主說……」時,他並沒有給人提出建議

 

  三一、這一討論要從哪裡開始最好呢?從聖保祿所說的主的話語開始。因為我們必須相信他的宣講就是主的宣講。當他說:「至於那些已經結婚的,我命令──其實不是我,而是主命令。」(格前7:10)又說:「對其餘的事,是我說,而不是主說……」(格前7:12)他的意思並不是有些話是他說的,有些話是主說的。一個有基督在他內說話的人,一個為讓基督能生活在他內而不渴望生活的人(參閱迦2:20),一個把國度、生命、天使和大能者,以及其他一切受造物,總而言之,一個把一切都放在他對主的愛之後的人,他怎麼能忍受講說或思想任何不為基督所喜悅的事,特別是當他在定下規誡的時候?

  三二、那麼,當他說:「是我」和「不是我」時,他的意思是什麼?基督自己給了我們一些法律和教義,還有一些是藉著祂的宗徒給予的。祂並沒有自己建立所有的法律和教義。請聽祂所說的:「我本來還有許多事要告訴你們,然而你們現在不能擔負。」(若16:12)所以,「女人不可與丈夫分開」的法律是基督在地上時首先頒布的。(參閱瑪5:32)因此,保祿說:「至於那些已經結婚的,我命令──其實不是我,而是主命令。」至於不信主的人,主沒有親自對我們說什麼,但祂在這一點上默啟了保羅的靈魂,於是,他定下這樣的法律:「倘若某弟兄有不信主的妻子,妻子也同意與他同居,就不應該離棄她;倘若某婦人有不信主的丈夫,丈夫也同意與她同居,就不應該離棄丈夫。」(格前7:12-13)

  三三、所以保祿說:「不是主,是我」,不是因為他想表明這些話是人說的──怎麼可能呢?──這一命令是主,不是在祂和祂的門徒在一起的時候,而是現在藉著保祿發出的。因此,正如「是主,不是我」這句話與基督的命令並不矛盾,「是我,不是主」這句話也絕不是相反天主旨意的個人表達,而只是表明,現在是祂藉著祂的宗徒發出這命令的。

  三四、事實上,在討論寡婦的問題時,宗徒說:「可是按我的意見,如果她仍能這樣守下去,她更為有福。」(格前7:40)然後,為了使你在聽到「按我的意見」時不認為這是人的推理,為消除這種懷疑,他接著說:「我想我也有天主的聖神。」因此,就如同他說聖神的話本身就是他的意見,我們不會因此而說這句話是人說的,所以即使在此時他說:「是我說的,不是主說的」,你也不應該因此而認為這是保祿說的。因為他有基督在他內說話,如果他不是從基督那裡向我們傳達法律,他就不敢制定如此重要的教義。

  三五、有人可能會回答:「作為一個信徒,我不能忍受與一個不是信徒的女人生活在一起;我不能作為一個純潔之人與一個受詛咒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你自己先前說過,這些話是你說的,不是主說的。哪裡有對我的保證呢?」但保祿會回答說:「不要怕。我說我有基督在我內說話,『我想我也有天主的聖神』,這樣你就不會懷疑是人說了這話。如果不是這樣,我就不會把我的想法賦予如此大的權威。『有死的人的思想,常是不定的,我們人的計謀常是無常的。』(智9:14)」普世教會也展示了這一法律的力量,並小心翼翼地看守它;如果它沒有完全相信這些話是基督的命令,就不會這樣做了。

  三六、那麼,在主的默感下,保祿說了什麼?「論到你們信上所寫的事,我認為男人不親近女人倒好。」(格前7:1)在此,人們可以祝賀格林多人在保祿提出這個問題之前就詢問了他,因為他們從未從他們的主那裡得到有關童貞的任何建議。通過這種方式,他們表明了由於恩寵,他們已經取得了進步。因為從古代的盟約時代開始,並不存在關於婚姻的問題。不僅所有的人,甚至肋未人、司祭和大司祭本人都非常尊重婚姻。

 

返回「「金口聖若望著作選」總目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