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西彼廉

(一)致多納特書

733 洗禮的神效使人成為新人

  就是我本人,從前也不知犯過多少錯誤,醉生夢死,根本不相信,有什麼辦法,可以擺脫一切錯誤;這樣我曾一度縱情恣慾,放浪形骸而陷於失望絕境。可是我一領了再生的洗禮後,就蒙受上天的助佑,滌除胸中罪污,滿渥天上神光,得慶再生,煥然一新,先後判若兩人;於是我的觀點,完全不同:先前視為疑慮者,隱蔽者,黑暗者如今卻視為一定的,公開的,光明的;先前認為是艱困者,不可能者,如今卻樂於施捨,力行善工;務使那個先前生於罪惡,度著罪惡生活,貪戀塵世的我,感受聖神的默佑,開始成為天主的人!

(二)論貞女之服裝

734 貞德之高貴性

  現在我們談 ……

閱讀全文

聖高爾乃略一世教宗

731 致聖希彼廉書

  脫離異端的信徒們──信友──說:我們不是不知道:有一個天主,而在公敎會中,還應該有一個我們所承認的主,基督,有一個聖神,有一個主敎──監督者。

732 領洗後還該領堅振以領受聖神

  諾瓦提安(Novatianus)體力不支,病臥在床,面臨死亡之際,雖沒有領受驅魔禮,都領受了注水式的洗禮,這種注水式的洗禮,而也該算是領受洗禮;但在他病愈之後,他既沒有補領敎會所規定的其他禮儀,也沒有被主敎(傅油)印上(敎友)記號──堅振。可是,他既沒有領受印號──堅振──怎能領受天主聖神呢?

希臘拉丁教父選集:德奧格諾斯特

730 天主子為天主父所生

  (天主)子的性體,不是從外面來的,也不是從無中所生,而是從(天主)父的性體所生,猶似日光之出自太陽,水汽之出自水一般,雖然,光並不是太陽,水汽也並不是水,但具有同樣性質。同樣,天主子,並不是別的性體,而是由父的性體所生──流露出來──卻並不分割天主父的性體。這好比太陽,發出光來,卻並不受到減損,同樣,(天主)父生(天主)子,既全為自己的肖像,則天主父的性體,自然不受絲毫的改變。

希臘拉丁教父選集:阿達曼提

真誠信主的對話

726 我信父子聖神

  阿達曼提:我信:一個天主,祂是萬有的創造者,製作者;我信天主聖言,祂由父所生,與父同一性;信祂是永遠常存,迨至近世,祂從瑪利亞取了肉軀而成為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然後從死者中復活。我亦信聖神,祂是永遠常存的。

727 惟有天主是全能的

  阿達曼提:你似乎不知分辨:「一切都能」與「有自己的權能」之間的區別因為我說:天主是全能的;但是我說:被棄的天使,亦即「撒殫」,具有自己的權能,與吾人相同。
  瑪里諾:「你說:魔鬼與人,都具有自己的權能嗎?」
  阿達曼提:是的,我說:魔鬼與人,都由天主所造,都被賦予自己的權能,但並不是全能者。

……

閱讀全文

希臘拉丁教父選集:奧力振

(一)論首要原理

577 教會傳統的道理,才是該信的真理

  有許多人,想要感覺基督所感覺的情感,但他們中有的却感染到與先人不同的情調,其實,教會從宗徒一脈相傳下來的道理,到今還完整地保存在教會中,絲毫無損。這才是眾人該信仰的真理,完全與教會傳統道理,脗合無間!

578 宗徒們宣講令人必信的真理

  須知:聖宗徒們是基督信理的宣講人,當時他們所講的,不但是為眾人,必該信仰的真理,而且,對那些似乎懶於尋求屬神智慧的人們,也很顯著地,提供一些令人信服的理由,務使他們,藉天主聖神而獲得聖神的特恩,尤其是講道,智慧,知識等種種特恩。至於其他的事理,他們固然也講了一些,但這是怎麼 ……

閱讀全文

亞歷山大里亞的克肋孟

(一)勸勉希臘人

510 天主聖言降生成人──是人又是天主

  這「聖言」──物爾朋──基督,不但是我們存在(因為聖言永遠常存)──的原因,而且祂還使我們善生。不久以前,這同一「聖言」,顯示於人──降生為人──;祂是人又是天主;祂恩賜我們一切恩寵;祂教導我們,走向永生……
  這原是一首新歌,像似一顆明星,最近才閃耀在我們中間,那就是天主聖言,顯現人世;祂(聖言)在太初,在萬有之前,永遠常存,但到最近,祂才顯示人世而為救世主;祂既是天主聖言,常與天主同在(若1:1),是在天主性體內的性體,却顯示人世,而為人類導師;祂就是「聖言」,萬物是藉祂而造成的。祂原是造天地的技師;祂在造物時,便給了 ……

閱讀全文

聖依玻律

(一)論敵基督

496 真先知乃天主的喉舌

  這些先哲們,擁有先知精神,宜為「聖言」所器重,使之常與聖言契合無間,猶如祂自己之喉舌,按天主之意旨,頤指驅使,宣告預言。你不要弄錯:他們說話,不是出於自己的能力,也不是從他們的心意,宣揚預言。

497 天主願意救一切的人

  祂──天主決不遺棄自己的任何僕人……祂願意,祂希望拯救一切的人:祂願意賞賜一切的人,成為天主之子;祂願意呼召一切聖人,總歸於一個完人──成全的人(基督);所以祂不怕把一切屬神的奧蹟,悉數啟示於人,因為除父以外,還有一位天主之子;我們就因祂(天主之子)的(救贖)功績,通過聖神,獲得重生;我們希望一切的人,都去迎 ……

閱讀全文

德爾圖良

(一)護教書

348 (主題欠明)

  當真理以惱恨自己為始時,真理出現了,却為人所仇恨。外人有多少,仇人亦就有多少;但原有的仇人,是因嫉妬而起的猶太人,因執行任務而來的兵士們,以及出於我們太性的自己家裡人。我們每天受到困擾,每天受到出賣,而且就在我們的團體,我們的集會中,我們也受到人家的壓迫,嬰兒這樣的啼哭着,有誰去撫慰呢?判官契洛波與希肋農(Cyclopus et Sirenus)血口噴人,有誰來塞住他們的口呢?即便在妻子身上,誰能找出什麼不潔的跡象來呢?若能找到的話,誰能隱而不言呢?或誰能不互相傳聞而彼此出賣呢?如果我們常常隱藏着,那麼,我們所承認的(道理),幾時才能傳播出來呢? ……

閱讀全文

彌農溪

奧克塔維對話錄

343 由世界的美麗,證明天主的實有

  如果你登堂入室,一見琳瑯滿目,美不勝收,你便相信:此室必有主人,華貴無比,同樣,在此世界大厦,幾時你見到天地萬物,秩秩有其次序,規律,燦然者其輝煌美妙,你該相信:此世必有萬有的主宰,萬有的根原:祂的美妙偉大,決非天上的星月,世界的萬有,所可比擬的!

344 天主無名可名

  天主對任何事物,以「言」來出命,以理來處理,以能來控制一切(包括銷毀在內)。人不能看見天主,天主却比任何東西更漂亮(美妙);人不能摸到天主,天主却比任何感覺更親切;人不能想像天主,天主却比任何情感更偉大;天主是無限無量的,只有祂自己,完全認識自己;我們對天主 ……

閱讀全文

摩拉脫理殘篇

(譯者註:該殘篇上之拉丁語,書寫欠正確,意義欠清明,姑譯如左,請讀者指正)

342 新約的目錄

  這些事他曾參與過,就這樣寫成第三福音,即路加所傳的福音,路加原是醫生;在基督升天後,保祿曾用他為律法的研究生──(顧問),並叫他用自己的名,寫了福音,但他(路加)本人,並沒有見過主(基督);所以他盡他的所能,從若翰的誕生開始寫他的福音。
  若望由於門弟子們的敦促,寫了第四福音,他曾對自己的主教們說:你們今天要給我守齋,一連三天,然後我們要談談,每人所得的啟示,按若望以自己的名,所描寫的揭示:宗徒中的安德肋,和他在同一晚上,獲得啟示為宗徒。
  因此,四福音的開始,固然不同,但從信仰者的信德方面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