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教徒》:第五章 對異端洗禮的評價

  由於聖洗聖事是「進入教會的門戶」,因此,對我們所討論的議題而言,異端教派的聖事是否有效這一問題至關重要。在這一問題上糾纏不休的非正教基督徒常以這樣的方式爭辨道:

(正如一位新教徒所說的那樣,)假如通過聖洗,我已經穿上了基督(迦3:27),因此我已成為基督奧體的一個肢體(弗5:30)。假如基督的奧體就是教會(弗1:22-23),難道我不也就成了教會的一員嗎?假如正教會是「唯一的真教會」,那麼,就某種意義而言,我又怎能不是她的一員呢?[56]

  全面地論述正教徒應如何看待異端基督徒的聖事這一問題超出了本書的範圍。有很多人已對這一問題作了極具說服力而又全面的解說,下面我們只 ……

閱讀全文

《非正教徒》:第四章 罪責、真誠與受騙

  不論我們如何談論西方的基督教派,仍有人不接受這樣的說法。他們爭辨說,絕大多數的西方異端信徒都不是有意識而又心甘情願地成為異端信徒的,他們中大部分人對正教一無所知,他們只是異端和歷史環境下的「犧牲品」而已。因此,將神聖的教會法中有關異端者的條文應用於他們身上是不合適的。

  羅馬天主教的作家使用「正式的異端」(例如:有意固執於異端)與「實際的異端」(例如:毫不知覺地執守異端)兩個詞,以此表達出其對「責任度」這一概念的牧靈關懷。雖然正教的作家並不常常明確地使用這些詞,但這種區分是合情合理的,並可從聖傳中得到印證。聖西彼廉這樣寫道:

那些因頭腦單純,出於無知而犯有過錯的人應當予以諒解 ……

閱讀全文

《非正教徒》:第三章 西方異端的基督信仰

  如果有人聽見有正教的神學家與神職人員這樣說,「教會從未正式宣佈」羅馬天主教與基督新教是異端,這在今天並非什麼希罕之事。很多持這種思想的人想要以一種不合法的方式擴展教會的邊界,他們這樣做無疑是受到普世主義思想的誤導。他們想要使其他人相信,就某種程度而言,教會對西方的基督徒的看法不同於其對初期的異端團體(諸如亞略異端或聶斯托利異端)的看法。他們認為基督新教與羅馬天主教僅僅只是「分離的弟兄」,這些基督徒信徒與正教會有著某種「不可見的聯繫」,而這種聯繫與保存在其信仰團體中的「基督信仰的程度」成正比。他們以為這種錯誤的教導有助於基督徒的合一。假如有人對正教內部的分裂有所瞭解──這種分裂決大多數都是由 ……

閱讀全文

《非正教徒》:第二章 正教的恩寵觀

  正教的恩寵觀與西方的(特別是經院神學由蒙福者奧古斯丁的神學所發展出來的)恩寵論大相徑庭。正如正教的神學家弗基米爾•洛斯基(Vladimir Lossky)所解釋的:

東方教會的神學對天主的三個位格、祂的性體(或本性)、以及祂的德能(energies)三者加以區分。也就是說,聖子與聖神是由祂的位格所發生的,而德能則是由祂的本性所產生的。德能與天主的本性是不可分的,而天主的本性與祂的三個位格也是不可分的。這一區分對於東方教會神秘生活的觀念極為重要……

  三、對天主的本性與德能予以區分,這是正教有關恩寵的信理之基礎。這使我們可以維護聖伯多祿所說的「有份於天主性體的人」(伯後1:4)一語的真正 ……

閱讀全文

《非正教徒》:第一章 一個急待解決的問題

  在最新版的《正教會》一書中,加利斯托(衛爾)主教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如果正教聲稱正教會即是唯一的真教會,那麼,他們認為那些不隸屬於他們所屬團體的人士所處的地位如何呢?」[1]對當今的許多基督徒而言──包括正教徒與那些正在認真考慮是否要皈依正教的異端信徒,這是一個急待解決的問題。

  正教會自稱是由主耶穌基督所建立,並保存了純正的基督信仰准繩的獨一無二的救恩方舟(參閱伯前3:20)。她的這種排他性似乎與她關於教會性質的教導相悖。有人曾聽到一位專門研究「福音派」著作,在一家主要出版正教書籍的出版社裡擔任營銷經理的人這樣說過,在她公司所接到的電話與傳真中,相當一部份都是有關異端基督徒在教會及永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