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教教義神學(三六)

(上一篇)

 

聖神與天主聖父及天主聖子有同一的性體,

同等的天主性,同受欽崇

 

  古代教會的歷史,幾時有異端想要減損天主聖子的天主性尊榮,這通常伴隨著減損聖神的天主性尊榮。

  在第二世紀,瓦倫提諾異端錯誤的教導聖神在本性上與天使沒有差別。亞略派人士教導同樣的事。歪曲有關聖神的宗徒教導的異端中的領袖人物是馬奇多尼烏斯,他在第四世紀時佔據了君士坦丁堡的主教座,在先前的亞略派人士與半亞略派人士中給自己找到了追隨者。他稱聖神是子創造的,是父與子的僕人。批判他所提出的異端邪說的教會教父是:大聖巴西略、神學家聖額我略、大聖亞大納削、尼撒的聖額我略、聖安盎博羅削、聖安斐洛基、塔爾索的 ……

閱讀全文

拜占庭克修教父(三)

 

拜占庭克修教父

格奧爾基•弗洛羅夫斯基 著
緣懷 譯

 

三、聖安當與獨修

 

  修道運動發展於四世紀初,儘管修道主義的基本組成部分在教會最初的生活中就可以找到。甚至在第四世紀之前,個別隱士就離開了城市。在德西烏皇帝在位時期(249-251年),他們為了躲避教難,把被迫的逃亡變成了甘願的「受磨難」──屬靈的鬥爭。他們在曠野中游蕩,住在洞穴和懸崖上。即使在城市裡,許多人也過著寡言少語、離群索居的生活──這就是亞歷山大里亞的克肋孟的「靈智」理想。無論如何,貞女的團體很早就出現了,這在聖美鐸第的《宴飲篇》(又名《十位貞女的宴飲 ……

閱讀全文

《非正教徒》:第五章 對異端洗禮的評價

  由於聖洗聖事是「進入教會的門戶」,因此,對我們所討論的議題而言,異端教派的聖事是否有效這一問題至關重要。在這一問題上糾纏不休的非正教基督徒常以這樣的方式爭辨道:

(正如一位新教徒所說的那樣,)假如通過聖洗,我已經穿上了基督(迦3:27),因此我已成為基督奧體的一個肢體(弗5:30)。假如基督的奧體就是教會(弗1:22-23),難道我不也就成了教會的一員嗎?假如正教會是「唯一的真教會」,那麼,就某種意義而言,我又怎能不是她的一員呢?[56]

  全面地論述正教徒應如何看待異端基督徒的聖事這一問題超出了本書的範圍。有很多人已對這一問題作了極具說服力而又全面的解說,下面我們只 ……

閱讀全文

《非正教徒》:第四章 罪責、真誠與受騙

  不論我們如何談論西方的基督教派,仍有人不接受這樣的說法。他們爭辨說,絕大多數的西方異端信徒都不是有意識而又心甘情願地成為異端信徒的,他們中大部分人對正教一無所知,他們只是異端和歷史環境下的「犧牲品」而已。因此,將神聖的教會法中有關異端者的條文應用於他們身上是不合適的。

  羅馬天主教的作家使用「正式的異端」(例如:有意固執於異端)與「實際的異端」(例如:毫不知覺地執守異端)兩個詞,以此表達出其對「責任度」這一概念的牧靈關懷。雖然正教的作家並不常常明確地使用這些詞,但這種區分是合情合理的,並可從聖傳中得到印證。聖西彼廉這樣寫道:

那些因頭腦單純,出於無知而犯有過錯的人應當予以諒解 ……

閱讀全文

《拜占庭克修教父》(二)

 

格奧爾基•弗洛羅夫斯基 著
緣懷 譯

 

二、對克修主義及修道主義的反對

 

  在新約聖經裡含有強烈的克修主義思潮,在歷史上,教會的最初歲月裡,克修主義就已活躍地發展了起來,包含殉道在內的克修實踐日益擴展,在這樣的背景下──簡言之,在效法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命令下──竟然有人起來反對克修主義及修道主義,這確實顯得有些奇怪。反對意見並非始於路德,但是,正是路德使克修主義與修道主義被了徹底拋棄了。推翻這一靈修形式的正是宗教改革,因此,這是一個需要坦誠面對的普世性問題。宗教改革拋棄作為基督徒靈修的可靠形式的克修主義與修道主義,確實是毫 ……

閱讀全文

《拜占庭克修教父》(一)

 

格奧爾基•弗洛羅夫斯基 著
緣懷 譯

 

一、克修理想與新約

 

有關宗教改革神學之評論的反省

 

  如果修道的理想就是,藉著祈禱、謙遜、聽命、恒常認識到自己自願或不自願所犯的罪、棄絕此世的價值、貧窮、貞潔、熱愛世人以及天主,並與天主結合,那麽,這樣一種理想是基督宗教的理想嗎?對一些人而言,談起這樣的問題顯得奇特而陌生。但是,基督宗教的歷史,特別是作為宗教改革的結果所産生的新神學態度,迫使人提出這一問題,並要人給出一個嚴肅的回答。如果修道的理想就是達致具有創造性的靈性自由,如果修道理想意識到自由只有在天主聖父 ……

閱讀全文

正教教義神學(三五)

(上一篇)

 

天主子與天主父在本質上是一,

在天主性上是平等的,受到同等的尊崇

 

  在基督教的最初時代,直到教會對聖三在本質上為一、在位格上是平等的這一信仰,以嚴格定義的神學術語加以確切的表述之前,即便是那些小心的符合教會的普遍意識、不願以他們自己的任何觀點來違反它的教會作家,有時,他們也會連同清楚的正教思想,使用一些有關聖三位格的天主性的表述,這些表述並不完全確切,沒有清楚地肯定天主各位格的平等。

  這多半可以這樣來解釋,教會的一些牧者用同一個詞語表示一種含義,而另一些牧者則用它來表示另一種含義。在希臘文中,「ousia」一詞表示「本質」的概念,一般而言,每個人都以同 ……

閱讀全文

正教教義神學(三四)

(上一篇)

 

聖三的位格在本質上是一,在天主性上是平等的,受到同等的尊崇

 

  聖三的三個位格具有同一本質;每個位格都具有完全的、沒有任何損傷的、不可測度的天主性;三個位格在所受尊崇與敬拜上是平等的。

  對於聖三的第一個位格所具有的完全天主性,在基督教會的歷史上,沒有任何異端對它予以否定或是貶低的。但是,我們確實遇到背離真正的基督教有關天主父的教導的學說。在古代,受諾斯替派的影響,在近代則是受十九世紀上半葉的所謂唯心主義哲學(主要是謝林)的影響,興起了一種將天主視為絕對者的學說,天主超然於一切受限制的有限事物之上(「絕對者」一詞意為「超然物外者」),因此,祂與世界沒有直接接 ……

閱讀全文

正教教義神學(三三)

(上一篇)

 

聖神的受發

 

  拉丁教會發明了聖神是父和子在時間之外,在永恆之中所共發的——即「和子句」(filioque)。這一教導曲解對父、及子、及聖神的位格屬性的古代正統教導。聖神是父和子所共發的觀點源於真福奧斯定的某些表述之中。九世紀,它在西方被確立為必須加進信經之中的,當拉丁傳教士在九世紀中葉來到保加利亞的,在他們的信經中就有「和子句」。【註一】

  當教皇派人士與東方的正教之間的分歧日益尖銳後,這一拉丁教義在西方越來越得以加強;最後,它在西方被認為是必須予以普遍接受的教義。新教由羅馬教會繼承了這一教導。

  「和子句」的拉丁教義是對正教真理的重大偏離。教父們,特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