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為時已晚」

1971年大齋期,塞拉芬神父在那時正在修建之中的修院餐廳裡打字寫作。

 

修道生活──殉道──忍受無法治癒的病痛,就靈性而言,它們全是一回事。你們不但要祈求上帝賜予指引與助祐──也要求祂賜下殉道與受苦,這是你們能在其上作出巨大努力的道路,「你們要走在其上」,像雄雄燃燒的烈火一般地事奉上帝。

──塞拉芬神父,1972年

 

修士就是強迫自己的人。

──加沙的阿爸多羅德奧

 

  自從塞拉芬神父去世以來,人們都把他當作一位修行者來紀念。這樣描述他是正確的,但不應誇大。

  塞拉芬神父並不像他的導師伊望總主教那樣採取一種超越常人的克 ……

閱讀全文

第七十二章 「屬靈的」固執己見

如果有人只站在自己義德的立場上,想要自我救贖,他所做的都徒勞無益,毫無成效。在這末後的時日,對自己義德的每一種自負所彰顯出來的只是汚穢的破布,就如先知伊撒意亞所說的:「我們所行的正義好似染了經血的內衣。」(伊撒意亞先知書64:6)

──大聖瑪喀里(+390年)

魔鬼不會捕獵失喪的人;牠會捕獵有意識的人,與上帝親近的人。牠從他們身上攫取他們對上帝的信任,開始以自我肯定、邏輯、思考與批判折磨他們。因此,我們不應信賴我們的邏輯思想。決不要相信你們的思想。簡單地生活,不要想得太多,就像孩子與自己父親在一起那樣。不想得太多的信仰能行奇跡。邏輯思想阻礙上帝的恩寵與奇跡。力行忍耐,不要用邏輯思想 ……

閱讀全文

第七十一章 正教生存課程

正教思想有別於其它思想的特徵就是,它並不尋求按信仰的需求來安排不相關的觀念,反而以將理智本身提升至通常的水準之上──致力於將認識的根源,思考的方式,提升到與信仰相符的程度。

──伊萬•瓦•基列耶夫斯基

 

  1975年夏天,為了使他們的朝聖者在正教內打下基礎,兩位神父舉辦了為期三週的課程,他們按聖革爾曼在阿拉斯加的居住地給它命名為「新瓦爾拉穆神學研究院」。有四個大學年齡的人參加了課程,他們全都是皈依者;於是,革爾曼神父發表了有關不要成為「狂熱的皈依者」、而要完全地接受正教信仰的開學演講。

  在接下來的幾週裏,革爾曼神父談論了牧靈神學與文學──正如塞拉芬神父 ……

閱讀全文

第七十章 新美國朝聖者

修道院之對於教會和宗教,與科學之對於大學、學院和診所,兩者是同一回事。在我們的時代,創建傳統的修道院也許比創建兩所大學與一百所公立學校來得更有用。

──君士坦丁•列昂季耶夫

 

  在傳統的正教社會裏,修道院總是在塵世裏的人們的靈修生活所必需的一部分。正教的平信徒定期前往修道院朝聖,在靈性上獲得修整。他們會從修道院將來自彼岸世界的酵母帶進他們在世界裏的日常生活之中。

  如今,這種古老的正教朝聖實踐已來到了美國。在昆仲會的早年,兩位神父通過一系列刊登在《正教之言》上的題為「美國的朝聖地」的文章,倡導了這一做法。革爾曼神父甚至繪製了這些聖地的地圖,讓朝聖者使 ……

閱讀全文

第六十九章 美國的正教角落

一個人必須學習教會的禮儀及教會的法規,因為基督徒的崇拜比天使的崇拜更為美好而又深奧;它將天與地連接在一起。這崇拜就是天使與世人的歌團,致力於使他們的心靈與上帝合而為一,使他們的意願與上帝的意願連合成一體。

──俄國聖塞爾吉大修道院的匝哈利亞長老(†1936)

 

  在涅克塔里主教早年的一次來訪聖革爾曼獨修所期間,他以一種充滿感恩與敬畏的眼神四下觀望。他一邊在自己身上劃着十字聖號,一邊說:「真是個奇跡!」

  在俄國,涅克塔里主教見證了他所愛的奧普提納修道院被無神暴徒的政權勒令關閉,這些人如同瘟疫一樣地在俄羅斯肆意妄為。他在1960和1970年代,生活在墮落的舊金山城 ……

閱讀全文

第六十八章 阿達穆的朋友

上帝啊,求祢在我們內增長對所有生物的夥伴感,它們是我們的小兄弟,祢將這個大地賜給它們,作為它們與我們的共同家園。但願我們意識到它們不但是為我們而生活的,也是為了它們自己、為了祢而生活,它們和我們一樣熱愛生活的甜蜜,它們在它們的位置上對祢的事奉,勝於我們在我們的位置上對祢的事奉。

──大聖瓦西里

 

  有一天早晨,天還沒亮,那時兩位神父剛搬到曠野不久,修道院裏響起了一聲很響的雞叫聲。兩位神父從床上一躍而起,發現在餐廳中央的桌子上站着一隻公雞。他們不知道它是從哪裏來的,也不知道它是如何進來的。公雞持續不繼地叫了好幾聲。

  不久,門外傳來了一陣笑聲。那是兩位神父的好友尼 ……

閱讀全文

第六十七章 美國婦女的曠野

一千年來,神聖俄羅斯的婦女們遠離了世界的喧鬧與嘈囃,在寧靜的修道庇護下,在激發起永恆思想的空寂地方,成就了她們的救恩,她們首先致力於獲得謙卑的智慧。……她們致力於不為他人所看見,不為他人所注意,她們隱藏在座落於遙遠的湖泊與河流以外的修道院的圍牆後的安靜小室內,被人遺忘的、隱藏在綠蔭灌木叢中的精舍裡,茂密樹林的蔭影裡,只有它們才聽得到她們安靜的祈禱、柔和的詠唱,看到她們注目於他們屬神新郎──基督的洞房。

──革爾曼神父,摘自《卡欣地方的聖多若德亞傳》

 

  革爾曼神父寫道:「塞拉芬神父經常會陷入極深的沉默與寧靜的狀態之中,看上去他幾乎不可能從這一狀態中出來了。他 ……

閱讀全文

第六十六章 弟兄們

在修道生活中,首要的是信任,這是我們由經驗而得知的。

——塞拉芬神父

 

你們應彼此協助背負重擔,這樣,你們就滿全了基督的法律。

——致噶拉塔人書6:2

 

  有趣的是,塞拉芬與革爾曼兩位神父以蒙福者帕伊西與他的同工貝薩利翁相互聽命的模範,度着他們的修道生活,在有其他弟兄加入修道院之前,他們能夠一起獨自生活四年。這恰好就是帕伊西與貝薩利翁在有弟兄到他們那裡來之前一起度過的時間。就如蒙福者帕伊西的傳記上所說的:

這樣的安寧靜默的生活、在上帝內的甘飴及靈魂的慰藉,他們只享受了四年。後來,帕伊西寫道:「因為有其他弟兄從世界而來,加入修道生活,他們年到我和我的弟兄所度的充滿愛的生活,也被熱火所 ……

閱讀全文

第六十五章 孩子

兩位神父與安德森的孩子們在修道院聖堂前的合影,約1978年。
左起:謝爾蓋、塞拉芬神父、革爾曼神父、托瑪斯、瓦西里。

 

她沒有死,——我們所愛的孩子,——

  而是去了那所學校,

在那裡,她不再需要我們微不足道的保護,

  基督親自掌權。

——亨利•沃兹沃思•朗費羅

 

  在弗拉迪彌爾和西爾維亞•安德森所照顧的人中,有一個為貧窮所困擾、心理很不平衡的未婚母親猶莉亞【此處所用的是化名。】,她和三個有着不同父親的男孩生活在一起。作為一名正教皈依者,從1971年起,有一年多的時間,她與安德森夫婦住在一起。她的二兒子是個英俊的黑人混血兒,名叫西奧菲爾【此處所用的是化名。】,當時有七歲 ……

閱讀全文

第六十四章 《起源之書》——創造與初人

今天,要領會在《起源之書》中所描述的上帝的創造行為的廣大深遠,需要更為寬廣的思想,不為「公眾的意見」所束縛。諸聖教父具有他們所處時代最「完善」、最「科學」的思想,他們能夠成為使你們受束縛的思想得到解放的人。

——塞拉芬神父

 

  對塞拉芬神父而言,超級無誤人士寄給阿萊克西•楊的反對他所寫的反進化論文章的「公開信」,突顯出這樣的一種需要,即必須撰寫一篇更為全面的正教對進化論的批判文章,同時還要介紹正教教父的創造信理。鑒於這對我們所處時代是一極其重要的問題,他鼓勵阿萊克西將他的文章增訂為一本小冊子。在此期間,他自己也深入研究了進化論的科學理論,以及諸聖教父有關創造、初造的世界及初造之人的教導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