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聖人之死

告訴人們:雖然我已死了,但我仍活着!

——伊望總主教,於死後向瑪利亞•沙赫馬托娃顯現時所說

 

  1966年6月28日,伊望總主教帶着顯靈跡的庫爾斯克聖母像來到書店。薩羅夫的塞拉芬曾在這幅聖像前祈禱,並獲得了治癒。總主教以聖像祝福了書店和印刷間之後,繼續與兩位弟兄談論了各地的聖人。尤金在他的《年鑑》中寫道:「他答應給我們一份羅馬尼亞聖人以及帕依西•韋利奇科夫斯基的弟子的名單。他提到自己(在法國時)編了一份西方大分裂之前的聖人的名單,他已把它提交給主教公會了。」【伊望總主教所編寫的這份聖人名單包括以漢堡主教、丹麥和瑞典的光照者——聖安斯卡爾為首的二十世紀的西方聖人。參閱塞拉芬•羅斯神父及革 ……

閱讀全文

第四十一章 伊望總主教的使徒遠見

上帝允許俄國爆發革命,是為了清洗俄國教會,使之得到淨化,這樣正教信仰就能傳遍整個世界……教會是唯一的,但是,在這唯一性裡,每個民族都有其自己的召叫。

——伊望總主教

 

  伊望總主教在舊金山期間,成立了俄國正教聖像協會,該協會鼓勵人們重視傳統的聖像畫法。伊望總主教是協會主席,後來總主教讓斯皮里東神父接替他擔任主席;尤金是協會司庫。

  自成立伊始,協會的主要活動之一就是支持舊禮儀派的主要聖像畫師皮緬•馬克西莫維奇•索夫龍諾夫的工作。五十多年來,索夫龍諾夫創作了大量非凡絢麗的聖藝作品,伊望總主教想要讓他畫新建的主教座堂裡的壁畫。1965年,協會邀請索夫龍諾夫來舊金山教授聖像繪畫課程,並於19 ……

閱讀全文

第四十章 一個美國人的靈魂

基督徒熱愛自己的同伴,因為他在同伴身上看到一個按上帝的肖像所造、蒙召在上帝內達致成全與永生的人;這種愛並非屬人的,而是屬神,它不僅在人身上看到屬世的可朽性,也看到屬天的不朽性。

——尤金•羅斯

 

 

  尤金能夠將他醒着的全部時用於上帝的工作上,這令他十分心滿意足。不幸的是,格列布卻仍不得不將自己的精力分別用於在蒙特里的世俗工作以及在舊金山為昆仲會工作上。正如尤金在這一時期裡所記的,「(格列布)極其喜愛印刷,但我擔心,總得來說,他仍處於一種相當焦慮不安的狀態之中,直至找到了生活的安頓處為止。至於我自己,我在書店裡的工作、印刷(與編輯)實在太忙了,不可能再思考其它任何事情了。」

   ……

閱讀全文

第三十九章 克修奮鬥

你要獻出熱血,領受聖靈。

——埃及的聖隆吉諾(第四世紀)

 

  《正敎之言》剛出版發行時,尤金擔心無法收回成本。在那些時日,皈依正敎的美國人很少,生於傳統正敎家庭的正敎徒讀的是外文宗敎讀物,或者根本就不讀宗教書籍,對於一份傳統正敎靈修的英文刊物而言,幾乎沒有市場可言。弟兄們寫信給約旦谷修道院,索求任何可能對閱讀這樣一份雜誌感興趣的人士的地址。那些貧窮的俄國老神父盡其所能,共給了弟兄們三十七個地址。

  尤金重新檢討了雜誌出版的前景,問格列布道:「誰將是我們的客戶?」對此,格列布回答說:「我們必須建立我們自己的客戶。」

  尤金喜歡這一回答。它是一種挑戰。這意味着他們要祈求上帝的助佑,重零開始 ……

閱讀全文

第三十八章 正教之言

對我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要仔細斟酌,因為在每一句話中,真理都會受到歪曲。

——尤金•羅斯,1964年10月1日

 

  1964年9月,兩位弟兄們感到,為他們而言,實行他們出版正敎刊物的計劃的時間已到一。一個星期五,兩位尤金素未謀面的正敎司祭到訪書店。對尤金而言,他們的來訪使他(出版正敎刊物)的這一感覺更加確定了。就如他在《年鑑》中所寫的,他注意到他們身上有着一種「現代主義輕率的風格,(至少他們中的一人)對有關靈修生活的書籍表現出一種令人震驚的無知與冷漠。他們中的一人顯然甚至從未聽說過《慕善集》這本書,而另一人則給他推薦《慕善集》,說那是本『好書』。如果這就是今日的牧者的話,那麼,為羊群還有 ……

閱讀全文

第三十七章 書店

如果你想看阿拉斯加的蒙福者革爾曼神父所行的活生生的奇跡,就到附近的小店去吧……

——伊望總主教

 

  書店開張之前,兩位弟兄請求伊望總主教來祝福書店。總主教定了一個他要來行祝福禮的日子。「但是,當日子來臨時,」格列布回憶道:「出現在我們書店門口的不是伊望總主教,而是斯皮里東神父那相當奇特的身影,他那凌亂的頭髪耷拉在臉上,頭戴破舊的修士頭巾,身穿短長袍,腳上穿着一雙大鞋,像查理•卓別林一樣地走了進來。

  「起先,我們因伊望總主教不能親自前來批准我們事業的開始而失望。斯皮里東神父一邊喘着粗氣,結結巴巴而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宣佈:很不幸,他被派來代替伊望總主教,他感到遺憾,並為此深表歉意。顯然,他 ……

閱讀全文

第三十六章 神學訓練

正教是基督唯一的真教會,是唯一純正的基督宗教。當正教信徒向他人談論教會時,這一事實給了他們一份責任,他們要率直而不攙假地談論,要以愛——當然,首要是以對上帝真理的愛——來談論。

——摘自尤金•羅斯的「平信徒講道」,1965年

 

  當尤金正教為書店的開張做各種準備工作的時候,他又參與了另一教會事工。伊望總主教一直在做增進使徒傳教活動的工作,為了組織一系列的神學神程,他將他的助理主教涅克塔里和本地其他的神職人員召集在一起。開始每個星期聚集上幾次課,這些課程大獲成功。男男女女濟滿了聖提弘之家的地下室大廳,課程就在那裡進行。每堂課結束之後,大家一起進行充滿靈感的討論。伊望總主教教授禮儀,涅克塔 ……

閱讀全文

第三十五章 革爾曼昆仲會

革爾曼昆仲會的革爾曼神父的聖像
格列布•波德莫申斯基作於1962年

 

 

第三十五章 革爾曼昆仲會

 

 

因着你的代禱,我們堅硬的靈魂迅速輭化;求你祈禱,使我們得以明瞭上帝的旨意是什麼;雖然我們在上帝前沒有行過什麼善,但願我們有一美好的開端……

——摘自阿拉斯加的聖革爾曼神父的禮儀經文

 

 

  在所有這段時間裏,差不多從伊望總主教來到舊金山以來,他一直在蒙福者革爾曼的聖像前祈禱,為能使一個以這位蒙福者的名字命名的傳教昆仲會成為現實。格列布記述了這是如何發生的:

  「當我在阿拉斯加的蒙福者革爾曼的新瓦爾拉穆時,我很想看到一幅以傳統畫法 ……

閱讀全文

第三十四章 「我相信你」

你們應彼此意見一致,同氣相愛,同心合意,思念同樣的事。

——致斐利彼人書2:2

 

  此時,尤金在思考,當他寫完書後,該如何生活。他深深地為修道生活所吸引。1963年,他寫信給艾麗森說:「若是上帝願意的話,當我寫完書,再過一兩年後,我打算出家做修士(也許還會成為司祭)事奉上帝。」雖然伊望總主教在上帝的啟廸之下,在舊金山的正教團體中所做的一切,令人奇怪的是,很少有人想要出家做修士。正如尤金在一封信中所說的:「很少有人想過修道生活,或是對此加以認眞考慮,甚至在俄國人中都沒有人考慮此事。例如:格列布的母親就為何我不應出家做修士,給了我一些十分『實際的』建議。」

  當薩瓦主教來舊金山來伊望總主教 ……

閱讀全文

第三十三章 在蒙特里與俄羅斯相遇

  1963年7月,格列布的母親尼娜來到蒙特里,與格列布一起搬進一套租來的房子內。格列布的妹妹伊雅已在加里弗尼亞的奧克蘭市住了一年了,她經常到蒙特里看母親和哥哥。尤金就是在他下到海岸探望自己父母的旅程中,結識了波德莫申斯基一家三口的。

  尤金的父母自從與格列布見面起,就喜歡上了他。當他們聽說了伊雅的情況後,就希望伊雅和他們兒子的關係能有所發展。在一個星期天的下午,他們邀請波德莫申斯基一家三口吃飯,兩個家庭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密切起來。這對尤金而言是一劑緩和劑,因為在過去,他的母親常常並不認同他的朋友。

  在蒙特里時,尤金為伊雅演奏吉它,他仍然會和格列布在海邊或在樹林裡漫步好幾個小時,他還和格列布與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