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敬而心懷天主的教父,新神學家聖西默盎

我們可敬而心懷天主的教父,新神學家聖西默盎

瞻禮日期:

福音月十二日
帡幪月十二日

  在教會的屬靈天空中閃耀的無數明亮星辰當中,只有三個人被認為堪當「神學家」這一榮銜:主的愛徒聖若望聖史,他在最後晚餐時斜靠在主的胸前,因而汲取了認識天主聖言的生活之水;納齊盎的聖額我略(主顯月二十五日),他以純潔的內心之眼默觀聖三的奧跡,將它宣告出來,以最好的希臘雄辯術為它服務;最後一位是新神學家聖西默盎,他受聖神之光的照耀,被天主派遣到已極其世俗化的拜占庭社會之中──基督教在這樣的社會中已成為正式而又「官方」的──成為一位新先知,見證了每一位相稱基督徒之名的人都蒙召受到聖神的光照

阅读更多我們可敬 ……

閱讀全文

天主教的聖事有效嗎?

天主教的聖事有效嗎?

若望•懷特福德神父

 

  問:「一些人一直向我堅稱,俄國正教會承認羅馬天主教的聖事是有效的。事實上,至少自從1776年以來是這樣的。依拉里雍•阿爾費耶夫都主教也曾說過這樣的話,但我不甚肯定是否買過他寫的書,您會如何回應這個問呢?」

  我想可能他們這樣說的意思是:「至少從1666-1667年以來是這樣的,這是在莫斯科召開的一次有爭議的公議會的日期,在這次公會議上譴責了舊儀式,並罷黜尼康宗主教。這一公會議本身就是一個話題,但是,這一公會議的文獻上確實談到了羅馬天主教的聖事是「有效的」。人們可以在一部最古老的用英語出版的禮典中找到這一表達方 ……

閱讀全文

我在基督內的生活(四)

 

  我們全都能夠思想,因為思想的存在是毫無限制的,就如同我們能夠呼吸,因為空氣的存在毫無限制。就是為此緣故,關於任何主題的好的想法被稱作「靈感」。我們的思想不斷地流出,這要歸功於永恆的思想之神的存在。為此緣故,宗徒說:「但這並不是說:我們憑自己能夠承擔什麼事,好似出於自己一般;而是說:我們所以夠資格,是出於天主。」(格後3:5)為此緣故,救主本人曾說:「你們不要思慮:怎麼說,或說什麼,因為在那時刻,自會賜給你們應說什麼。」(瑪10:19)你看到了嗎?我們的思想,甚至我們的話語(我們的靈感)都是由外臨於我們身上的。當然,這只發生在恩寵的狀態內,或是極端的情形下。但是, ……

閱讀全文

我在基督內的生活(三)

 

  在祈禱的時候,我們必須降伏我們的心,使之轉向天主。祈禱不應是冷淡、詭詐而又虛偽的,也不應是口是心非的;否則,我們的祈禱,以及我們為領聖事所做的準備,又有什麼用處呢?聽到主忿怒的聲音:「這民族用他們的口接近我,用他們的嘴唇尊敬我,他們的心卻是遠離我。」(瑪15:8)這對我們有什麼益處呢?

  因此,當我們站在教堂裡時,不要處於屬靈的冷淡狀態,但願我們每一個人在這樣的場合裡,都要內心火熱,向著天主而辛勞努力。若人出於習慣,冷淡地從事某樣工作,對這樣的工作,即便是世人也不太重視。天主要我們將我們的心交給祂,「我兒,將你的心交給我」(箴23:26),因為心是人最重要的 ……

閱讀全文

我們可敬而心懷天主的教父若望伽仙與革爾曼

聖若望伽先

瞻禮日期:

獻主月二十九日(拜占庭教會)
先知月二十三日(西儀教會)

  我們的教父若望伽仙──天主特選將東方的修道生活傳至西方的偉大修道聖祖,於365年出生在小斯基臺的多瑙河口地方。他出身名門,受過良好的古典文學教育。他完成學業後,即聽從天主在他內心的召喚,獻身於修道生活。他的朋友革爾曼比他大幾歲,對他的修道生活,起了很大的作用。伽仙每次談到他的朋友革爾曼時,心情都很激動,說的話也非常感人。從那時起,一種親密無間的友情使他二人緊相聯結,至死不變。這兩位真正的弟兄,雖非骨肉之親,但確是屬靈的弟兄。

  大約在伽仙十七或十八歲時,兩人一同來到聖地,加入了白冷的一座修道院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