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高爾乃略一世教宗

731 致聖希彼廉書

  脫離異端的信徒們──信友──說:我們不是不知道:有一個天主,而在公敎會中,還應該有一個我們所承認的主,基督,有一個聖神,有一個主敎──監督者。

732 領洗後還該領堅振以領受聖神

  諾瓦提安(Novatianus)體力不支,病臥在床,面臨死亡之際,雖沒有領受驅魔禮,都領受了注水式的洗禮,這種注水式的洗禮,而也該算是領受洗禮;但在他病愈之後,他既沒有補領敎會所規定的其他禮儀,也沒有被主敎(傅油)印上(敎友)記號──堅振。可是,他既沒有領受印號──堅振──怎能領受天主聖神呢?

聖詠釋義•第七篇聖詠

第七篇聖詠的註釋

真福德奧多勒 著

至於終末,達味的聖詠,
他指着本雅明人胡瑟的話,向上主唱了這篇聖詠

  一、當真福達味逃避弑父逆子時,他得到了胡瑟作為盟友,胡瑟勸說阿貝沙隆相反阿希托費耳的建議,不要立刻追擊自己的父親,反而要集中全體民眾,然後使他們反對他的父親。由於阿貝沙隆認為胡瑟的建議更好,阿希托費耳感的挫敗,大為困擾,於是就上吊自殺了。(參閱撒下16-17章) 就這樣,屬神的達味趁着阿貝沙隆遲延的機會逃走了,獲得了拯救。無論如何,這篇聖詠就像一種讚美詩或祈禱,達味把它獻給他的救主天主,也給人提供了教訓,勸勉那些受到不公正對待的人寄望於天主,等候自上而來的助佑,在另一方面,他提到了天主公義 ……

閱讀全文

聖詠釋義•第六篇聖詠

第六篇聖詠的註釋

真福德奧多勒 著

至於終末,在聖詠之中,調用第八,達味的聖詠

  一、受默感之言稱將來的狀況為「第八」。今生環繞着一週的七日:時間由第一天開始,結束於第八天,之後週而復始,又以同樣的方式前進七天。因此,屬神之言把超越一週數目的世代命名為「第八」,這是合宜的。在這篇聖詠中,他提到了死亡和審判──因此他也給這篇聖詠訂了這個調式:他說,「死亡中無人記念你,陰府中又有誰稱頌你呢?」即:「悔改的大門對那些離開此世的人關閉了,那些在此生未能由悔改之藥中獲益的人不可能在來世向天主認罪。」童女的比喻也確認了這些話語:我們由這比喻得知愚笨的童女拿着熄滅的油燈,站在婚禮大廳的門外敲門,但卻被打 ……

閱讀全文

聖詠釋義•第五篇聖詠

第五篇聖詠的註釋

真福德奧多勒 著

至於終末,為繼承家產的女人,達味的聖詠

  一、其他譯者也是這樣翻譯這篇聖詠的標題的。因此,天主啟示的聖言顯然給天主的教會一個籠統的名字「繼承者」,這個名字特別是給予那些生活虔誠的人的。你可以聽到基督在神聖的福音中說:「來罷!承受自創世以來,給你們預備了的國度罷!」(瑪25:34受天主默感的保祿也說了同樣的話:「聖神親自和我們的心神一同作證:我們是天主的子女。我們既是子女,便是承繼者,是天主的承繼者,是基督的同承繼者;只要我們與基督一同受苦,也必要與他一同受光榮。」(羅8:16-17 又說:「所以你已不再是奴隸,而是兒子了;如果是兒子,賴天主的恩寵,也成 ……

閱讀全文